©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侠明侠】斑竹枝寄相思 (完)

微正剧向 侠明侠无差 少侠门派性别随意

太不容易了x一篇又臭又长的文终于被我扯完了

感谢看到现在的各位 爱你们!


各段链接: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食用愉快!!!


=========================



江南季春天,莼叶细如弦,早起时还有些倒春寒,冻得少侠起鸡皮疙瘩,但是等会亲手抓兔子时就不会觉得凉了。入春寻偶的兔子变得没有其他季节那般谨慎,即使是大白天也会在草地里蹦跶。


居所本就没有人烟,出没的动物自然多。


少侠站在院里,方思明也一起,两人之间没什么话讲。说是人心隔肚皮倒显得生疏,只是各自怀揣心事,不言语罢了。


“我们比谁先捉到兔子,如何?”少侠闷得慌,想起昨夜的方思明一反常态得容易亲近——并不是不喜欢,被如此接纳少侠岂止喜形于色,可是、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年轻人只能轻轻扫了眼方思明,提议道。


方思明站得挺拔,清秀面貌不遮不掩,他长得再美也未曾让人觉得有丝毫阴柔,反而像鹰隼。


鹰隼厉爪翼,耻与燕雀游。他自然是与普通江湖人不同的。


“好,若你敢比。”方思明笑了笑,看起来没往日那么沉重。


少侠一听,剑眉竖起:“有何不敢,一炷香的时间我便能捉到兔子。谁先捉到兔子,就能要求对方做一件事情。”


方思明听着挑了挑眉毛,看着少侠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想了会还是颔首允诺了这条件。


按照这年轻人的脾气,所要求的的事情必定不是什么为江湖人所不齿的坏事恶事,最多最多,是让他离开万圣阁之类——可少侠并非不会察言观色之人,方思明的身不由己多少还是能体会到的。










少侠着花綀衣裳,裤脚全都扎进皮革短靴里,袖口用护腕收住,衣服虽然搭得不伦不类倒有些像是胡服猎人,只是捉野兔的动作全然是个门外汉。


好在一身本事也用不着学猎人那样洞悉风吹草动,只要少侠的眼睛能够看见兔子的动静,弹个石子过去就能打中猎物。


少侠两三步轻功上树,望着草地,年轻人身姿挺拔,一身干练着装勾勒着少年英雄,立在树梢上巍然不动的模样像极了雪后红梅,只是眼中并无猎人的决绝。


少侠似乎是在看地上,可似乎又不是。瞧了好一会,才见眉睫微动。


手腕一翻,原本一阵窸窸窣窣的草丛里动静戛然而止,少侠落地直奔方才没了动静的地方,果不其然被打中后腿的兔子被震得还有些懵,三瓣嘴一直开开合合,就是不记得要逃走。


少侠伸手便抓着兔子耳朵将它整只提起,兔子的后腿蹬了几下就老老实实不动了,怕不是已经接受接下来要被吃掉的命运。


待少侠回到这段时间住的地方,远远瞧见院子里没有人。


虽说想不出方思明捉兔子的模样,但也不觉得他会输给自己,于是提着兔子又在屋里看了一圈——还是没有人。


“嗯……莫不是他那边没什么兔子窝。”


少侠自言自语,想起几日前收的花已经晒干了能泡茶喝,把吓得半死不活的兔子在院里用绳子随便绑了绑,转身便打了桶水,想要煮茶等方思明回来。


光用干花煮出来的茶水徒有香味没有滋味,倒是能尝到雨后青草那般的清新。


少侠砸吧砸吧嘴,看了眼被五花大绑的兔子,黑亮的圆眼睛恢复了些许神采,身体还


没什么动静,兴许是在适应这个莫名其妙的环境也说不定。


静不下心也静不下身子,少侠打开壶盖,用小指挑了片吸饱水的花瓣送到兔子嘴边,全然忘了等方思明回来,这只兔子就要被开膛破肚吃掉了,现在喂饱了也徒劳。


——倘若方思明能回来的话。


茶水温了又凉,少侠看着茶杯的影子在石桌上转了一圈,太阳下了山便又是满身的寒意。


期间有卖些花草的妇人经过,少侠魂不守舍地问她。


“可有斑竹苗?”


妇人听后笑道:“怎会有。”


期间又有化缘的苦行僧,少侠进屋拿了素菜和干粮予他,老和尚瞥见了少侠桌上待宰的兔子,叹了声“善哉善哉”便踩着破旧草鞋离开了。


少侠等着,直到再无人经过。


年轻人回屋煮了饭菜,端到院里吃着。自己编的竹篮子里还有几颗没吃下的野果,少侠尽数摆在了兔子面前。


又等了会。


少侠心中了然,守着一片空虚等不回什么,于是放了兔子。


一落地兔子撒腿就跑,两三下就没入草地没了踪影,留下青草摇曳的一条痕迹。少侠捉到它的地方离这里颇远,即便家远路迢迢这小畜生也要回去。


回屋收了平日里常用的东西,少侠理了理包袱。


江湖人从来轻装上阵,孑然一身到没有什么可带的,也没有什么非带不可的,出了久居半月的江南小宅,少侠临走前不忘回身。


对着空屋作揖拜别,胸口起伏着,最后只有一句:


“保重。”













少侠再收到方思明来信时已经入夏,在溪水边洗脸时一只肥硕的苍鹰险些停在自己头顶上,被那利爪挠一下可没人吃得消。


苍鹰不喜欢沾水,少侠用湿哒哒的手去取信时鸟儿挣扎了好一阵子。


方思明的信上少见的加上了署名,封上几个大字——方思明谨呈,少侠没怎么欣赏这几个刚劲有力的字撕了信封掏出信纸。


“江南一别已有数日——”


数日?少侠撇了撇嘴,这都快一个半月了好吗。


“那日你酿的米酒何时开封?”


少侠把信收进了袖子里,到附近的夫子庙里借了笔墨,大笔一挥——


“已经酿过头变成醋了!!!”





评论(24)
热度(106)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