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乖离性ma】佣富同居30题(3)

啊啊啊啊我码的杰埼魔王勇者paro!!!没保存!!!

然后只剩了6个字给我!!!!

我操我心痛的无法呼吸………………

过来更文冷静一下【大哭

………………食用愉快





接对方回家(食用注意)



乌云压的低低的,好像就在头顶上方一两尺的位置,但是伸手去触摸,手掌中摸到的只是空空的、粘稠潮湿的空气。


Ward觉得难以在这样的空气中汲取氧气,他本能的压缩着胸腔,让自己的肺叶活动,但是氧气似乎都漏了出去,这种闷闷的感觉让他非常难受——身体也因此无法自由的活动,连指尖都麻痹的只能轻微颤抖。


……那家伙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和佣兵走散的Alston慌乱的在密密麻麻的低矮灌木中穿梭。

汗水止不住的流淌却无法蒸发,湿度过大的空气正极度消耗着他的体力,汗湿的里衣也贴着身体。但是身体上的不适也没有办法让他分散任何注意力。

越来越低的云和它们愈加暗淡的颜色预兆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富豪的直觉告诉自己得快点找到已经不见踪影的佣兵。


不知过了多久,乌云终于承受不住水分的重量,天空中一记触目惊心的闪光后,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雨点就这样倾盆而下。重重的打在地面上、树叶上、还有佣兵已经破破烂烂的身体上。


因为环境而没有办法自愈的伤口正被雨水冲刷着,皮肉绽开的地方只剩下刺痛的感觉一点点侵蚀着他残存的意志,雨水带着暗红色的血液汇成细流渗进Ward身下的土地之中。


传说中亚瑟王在将死之际时而清醒时而昏迷,他重复着说“将圣剑Excalibur投入湖水”中,逝去的王在剑沉湖底之时终于卸下了为王的责任和重担。


只是这次将圣剑沉入湖底的不是狄威尔。卸下的也并非是责任。


Alston喃喃着“回家吧”,将一个人的身影硬是背负起两人的分量。





喝醉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酒】是一个绝对不能被忽视的存在,比如现在已经喝得迷迷糊糊的斯卡哈正拉着一脸意外的盗贼小姐高歌不停。因为酒精加成而变得完全不能听的歌声就像是划玻璃的声音一样刺耳。


盗贼可怜巴巴的呼救声也被这种魔音淹没。


将剩下的还没有动过的酒瓶——为了防止已经失控的斯卡哈更加狂暴,佣兵和富豪全部都把它们搬回了自己的房间里。而歌姬Felli选择和教官小姐缠斗一会,尝试着把盗贼从她手中救出去。


酒瓶就这样在富豪和佣兵的房间里面排排坐着。两个人盯着它们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提议道:“要不要喝一点?”


“好啊——”,是说这种正中下怀的提问简直就是没有必要嘛,问题和回答之间都没有任何停顿,衔接的天衣无缝。


从暗色的玻璃瓶中倒出了酒红色的浓稠液体,酒精的特有的香味一瞬间弥漫在空气中、鼻腔里,刺激着大脑,催促着人们快点喝下自己。


两位也是完全不矜持的,顺应着大脑发出的这种信号,一杯接着一杯,毫不克制的开始喝个不停。


总觉得再喝下去就要和斯卡哈一个样子了啊。趁着还有点理智存在,富豪停下了手中倒酒、喝酒、倒酒、喝酒的动作,头晕目眩的感觉马上就袭来,整个地面都开始晃动。


“呐……Ward抱歉,我喝不下去了。”Alston去看身边的佣兵,“诶?!”


才发现对方已经低着头睡了过去。回应自己的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真是的——”,嘴上抱怨着,富豪还是一脸没有办法的神情,扶起了睡得很沉的Ward。


诶、诶诶,总觉得整个世界转的更厉害了,连下脚的安全地带都没有了——糟了糟了要摔了啊啊啊——


“啊啊啊——”富豪和佣兵两人都失去了重心,或者说富豪带着已经像是死人一样的佣兵失去了重心,直接倒向了床上。


“重、好重——”Alston吐槽着,想把对方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可、可恶——Ward你这家伙醒一醒啊!!混蛋——你、呼……呼……”


然后一切都回归到了平稳的呼吸声中。


评论(6)
热度(24)
  1. Lancelotios世木没有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搞基性百万亚瑟王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