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乖离性ma】lifelineMA 佣富

我卡文了,我那篇连载中的文卡了两天了。

这篇是生命线架空,我算是很早就玩过这个游戏,小泰勒第一次死亡在睡眠中冻死了【。

食用愉快~~


名字设定老样子【。


       棕发的少年正对着面前的键盘敲敲打打,寝室中的灯并没有打开,屏幕闪动的微弱光亮照在Ward疲惫的脸上。原本就蓬松的一头棕发,在几次三番的窘迫思考后被主人揉的更狂放不羁了些。Ward看着越来越迫近的deadline,要交的文章却没有丝毫的进展——他现在连凑齐字数的思路都没有。


       他迷茫的看着一点一点移动的挂钟时针,在浮躁和紧张的折磨下,现在的Ward心里只剩下了麻木——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就在他第32次默念自己选错了大学的专业时,电脑上出现了——


     【通话接入】


     【建立连接】


     【接收讯息】


      这样的字样。他看着自己的电脑,除了常用的网络聊天工具正处在在线的状态以外,他只打开了上交作业文件的网站。

    

    “嗯?”他揉了揉半睁不闭的眼睛,好让自己从睡眼惺忪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就在这一瞬间,他接收到了这样一条讯息,让人摸不着头脑。


     【有人吗?】

     【这玩意能用吗?】

     【有人看见我吗?】


      看见消息的那一刻,Ward下意识想要关掉这个窗口。


      但也许是因为时至深夜,不知道是什么作祟,他就顺手回了一条。

  

    “我能看见你。”


      他想着如果对方是一个无聊的网络骗子,自己就马上关掉这个窗口。如果不是那还能聊聊了说不定。


       Ward就等了一会,对方就回复了消息。

  

       不得不说对方的回复出乎意料。他原本的想象是【嘿,我想和你交个朋友】、【我好像找错人了,不过就聊聊吧。、【我不认识你……你也不会认识我……我像风一样自由。】


      但是现实是,联络的那一方感叹了几次能联系上人真是太棒了之后,对方似乎是冷静了一些,他开始自我介绍。


       大概又是深夜的关系,Ward觉得只有在这个时间段才会发生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对方的名字叫Alston,和自己一样是个大学生——只是他没有交代自己是大学几年级的学生。然后Ward还等着他介绍一下自己的家境比如住在哪里、什么学校、家里是不是有一只金毛的拉布拉多、但对方只是告诉他自己被困在外太空了。


      同时正在纠结着作业的Ward是他唯一能联系上的地球人。


      Ward有点语塞,这可比困在百慕大还要酷。


      之后的时间里,Ward用了点时间——在作业的deadline前,帮助着无助的Alston在未知的星球上寻求自救的方法。


      这种掌握着一个人的生命的感觉真的不怎么样。在地球上平静度过着24小时、白天黑夜的Ward无法抑制每隔几分钟就要看一眼自己终端的冲动,即使对方告诉他在睡觉。


       生怕消息中断。


       自己度过的时间对于困在太空之中的Alston来说,只是无尽的黑夜,还面对着无法预估的危险。比如在某一天早上嘴里都是绿色的东西——前一天晚上确认过辐射安全值的Ward突然有点心虚,不过好在接下来什么也没发生。


      在接下来的过程中Ward在这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身上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大概可以用【心疼】来概括。就是每次在一意孤行地建议他行动时,Ward就会有一种自己正在犯罪的感觉。


      要知道如果自己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就会害死对方。


      一直到对方传来这样的消息时,Ward才消除了积累了几天的负罪感。


      Alston发来了这样的内容:


    【………他们还说我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而且可能一辈子都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不过好在我还活着。

     

       我挺过来了。

  

       如果没有你,我是不会挺到今天的。

  

       所以……谢谢你。衷心的谢谢你。希望未来更加光明。】


       他得救了。

   

       wow。


       Ward放下了自己的终端,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不真实。


      这是一段很难去和别人分享的经历,毕竟它太过不真实,连Ward本人都很难将其讲述清楚,或者说在讲述这段经历的过程中他忍不住去想【这是不是真的】,连自己都不相信的经历又怎么去说服别人相信。


      他将这段故事藏在终端里。

  

       在那篇作业的deadline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在Ward自己都开始觉得怀疑这仅仅是自己在交不出作业后神经错乱的幻想。


      只是自此以后Ward开始热衷于往返学校和校外的图书馆,去看一些有关宇宙方面知识的书籍。尽管这和他学习的专业半点关系也没有。


      抱着厚厚一叠相关书籍的Ward排着借书出馆的队伍,站在自己前面的是个比自己稍稍高一些——大概5公分左右吧,蓄着一头金色长发的男生。服帖的长发和自己的发质完全不同,静静地贴着穿着白色衬衫的挺拔背脊。


      Ward的视线和注意力在他的身上停留了稍微久一点的时间。

  

      借的书籍是金融相关。


      随后Ward移开视线,自顾自发起呆。


       在他离开图书馆的时候,这位金发的看上去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超前跑了几步站定,随后接了电话。


       保持着自己步子的Ward在经过这个金发男时,他听见——


     “我可不想再被困在太空,没把握在遇到一个——唯一一个联系的上的人救我。”


      Ward停下脚步,他转回身子看向这个正在打电话的金发——准确的来说,说不定他的名字叫Alston。


     “Alston”原来还在打着电话,但是他开始似乎是注意到了Ward的视线,他有点尴尬岁电话那头说自己必须挂断电话,等一会再打过来。然后挂上了略显不自在的微笑和Ward对上了视线。


       Ward也发现自己这样盯着人看是不礼貌的,他干咳了一声。


     “请问我们认识吗?”


      对方的声音彬彬有礼,并且十分从容,和那个在终端对面粘人又有些胆小的家伙完全对不上号。虽然很想确认,但是如果对方不是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个人,就傻傻地问【我曾经救过一个被困在外太空的人,他只能联系上我一个,我真觉得我自己是个救世主。】


      Ward想象眼前的人翻白眼的样子。


      于是他又花了点时间确认对方的嘴巴里有没有什么绿色的东西,可能是眼神有点微妙。


     “呃,你在看什么?”


     “我只是想看一下你的嘴里……有没有绿色的东西。”Ward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对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清亮?


       他看了一会Ward,然后咧嘴笑的灿烂过分。

    


     

估计错别字挺多的【。

评论(10)
热度(31)
  1. Lancelotios世木没有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搞基性百万亚瑟王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