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侠明侠】斑竹枝寄相思 (九)

微正剧向 侠明侠无差 少侠门派性别随意


这个脑洞本来只是想到少侠从楚留香手里救下方思明就结束的,主要是觉得游戏里副本处理的太决绝……而且楚留香怎么会杀人呢!


然后现在居然扯了那么多蛋,佩服自己话多【x】





上一更链接: (八)

喜欢的话记得红心蓝手么么哒!

食用愉快~~




==================================


入睡前,江南落雨,将屋里所有的窗户半掩着开启,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竟不觉得心烦。潮湿的空气洗刷着屋里的陈旧气味,撑着眼皮只觉得迷迷糊糊的。


屋中有朝南朝北两间卧室,还有厨房,很难想象如今的万圣阁阁主曾经会住过这样普通的江南小屋。实在是很难想象朱文圭坐在炉灶前生火的模样,劈柴打水更是觉得好笑。


不知方思明有否入睡,也不知物是人非的旧景对他有否触动,想着满心的方思明,少侠终于沉沉睡去。


几日以来少侠都未好好合眼过,每至子时深夜方思明都因伤痛发作在梦中呓语,无奈少侠并无止住疼痛的法子,只能守着他直到方思明不再蹙眉。


一夜无梦。











醒来已经是己时,如此作息倒不像是个习武之人。眼皮还有些分不开,少侠已经随手抓过外衣往卧室外去了。


猛地打开门,方思明正坐着。


“早。”


“……早、早啊。”


见他乖乖坐着的模样少侠反而有些恍惚,原以为方思明又会一走了之,如今见着他,心里虽觉得庆幸却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方思明此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线绳和钩子,正往钩子上戳进面食似的饵,线绑在了根木棍上,少侠走过去问方思明在做什么。


“落雨后能钓到好鱼。”方思明淡淡道,“鱼都到岸边找食吃,钩子不用下多深就能钓到。”


少侠似懂非懂地应了声,跟着方思明出了屋。


至岸边,他往水边撒了把麦麸,丢下绳子和饵,随手捡了块石头压着木棍。湖水清澈,用眼睛就能看到不远处游动的黄颡鱼。


“那么近,用木棍都能插上几条来。”少侠指了指湖面。


方思明却道在有水的地方,眼睛看见的和实际上的距离不同,插鱼若是失败了一波未平,反倒把鱼都吓跑了。


语毕,他说着要去买些伤药便离开了。


打了冰凉的井水洗漱完,少侠也学着方思明的模样做了个钓鱼的玩意儿,在上风口的浅滩处丢了下去,人就屁颠屁颠地跑去砍柴了。


受潮的木头烧起来多烟,找干燥的木材花了不少时间。


背着柴火回到住处,两条肥美的黄颡鱼都上了钩,这种鱼没有鳞片鱼刺又少,处理起来十分方便,挖掉了不能吃的内脏洗净后放在一边,用火折子点了些枯叶引燃木柴。


还在热锅子时,有商贩送来了米面油盐,少侠问起来对方道,是一位白发金眸出手阔绰的美人公子请人送来的。


洗了米蒸煮,两条鱼也快出锅的时候,方思明正好回来了。少侠一边给鱼儿翻面一边想着这家伙是不是故意把这种吸油烟的活留给自己做。


鱼用酒去了腥气,捞出来后锅里还有炖煮出来的汤水。先前砍柴的时候正巧在路边见到了马齿苋便拔了些带回来,烫熟之后放到还微火吊着的锅里。


大勺在锅里扒拉了几下。


“方思明!!吃饭啦!!!!”









才刚到江南,来不及准备好足够的必需品,如今匆忙烹调的野味却不逊色。


鱼很好吃,野菜也新鲜,马齿苋吸了鱼汤的鲜味却不腥气,菜色虽不多但是就着滋味回甘的精米足够饱腹。


送米的人还送来了一篮子的半春子,少侠嚼着几颗甜果收拾碗筷,饭菜没什么油水,往水里一浸用布一抹就不油腻腻的。


重回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竟让人恍惚,少侠低头看了眼自己正在擦碗的手,几日前这双手握着的还是能致人死地的凶器,又瞧了眼在卧室背对着外头独自换药的方思明。


“……我以为你会走。”少侠说话时声音不知为何在发抖。


方思明听见了,顿了顿道:“为什么?”


“为什么……”少侠咬咬下唇喃喃,把擦干的碗筷放在了梨木柜子里,年轻人倚着方思明卧室的门框,看他背影,伸手抓了抓空荡荡的身前。


“不知道,你就像水井里头捞不上来的月亮。”


方思明越过肩头看了少侠一眼。


年轻人也看他。


“我不走。”


方思明轻声应了句,转头又开始处理身上的绷带。




====================



烧菜的过程是我XJB编的!我不会做菜的!一定很难吃!



评论(9)
热度(85)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