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侠明侠】斑竹枝寄相思 (七)

微正剧向 侠明侠无差 少侠门派性别随意

写到现在我觉得应该是个甜文展开吧,虽然很慢,但是应该是甜文吧!

上一更链接:  (六)



食用愉快!


=======================




少侠也曾经扮过花金弓府上的小丫鬟,或是十二连环坞的水贼,归根结底扮做一个莫须有的人物有何难,但如今却要配合方思明,倒让年轻人踟躇。


方思明让少侠坐在他面前,闭上眼睛好将准备好的东西全往对方脸上抹。没有买到姑娘家化妆时会用的刷子之类,方思明只好直接上手,在少侠脸上又抹又涂。


他动作轻柔,让人想到初春葳蕤的嫩草地,也想到在玲珑坊曾牵过的那些纤纤素手,少侠犹豫着睁开眼,却是瞧见一张中年男人的油腻嘴脸,倒吸了一口气后又乖乖闭上了眼。


方思明看着少侠的反应觉得好笑,但终究还是没有笑出声,隔着赶工做出的面具,即便是笑了少侠恐怕也难以察觉。


“我扮做什么?”


方思明淡淡道,他正往少侠的脸上抹上一层颜色较深的脂粉:“家仆。”


少侠的眉头皱了皱,半晌憋出来个“哈?”。


“形体外貌虽能易容,只是——”方思明解释说,“凭借这里能得到的东西。这双手实难改变,所以让你暂代其职。”


“哦哦,原来如此。那我应该如何演?是该恭谦些还是飞扬跋扈好些,方老爷那么有钱,兴许下人也该狐假虎威?”


少侠不知怎么有些跃跃欲试,说个不停时吃进一嘴的粉。


“随你喜欢。”方思明知道眼前的人起了玩心,此人虽说已经名声鹊起,终究是未满弱冠年纪,心思就同这张脸一般稚嫩,十七八岁还未长开的眉眼间,能看出清秀英气之姿。


“方思明。”少侠说了会易容的事情,突然睁开眼唤了声方思明,“你是不是……精通易容?就像苏蓉蓉那样。”


方思明知道苏蓉蓉不仅是楚留香的红颜知己,更是小神童的妹妹。他未有自比小神童的本事,但也不愿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你为何要学易容,为了万圣阁。”


比起询问方思明,少侠的话语更像是阐述事实那样平淡,方思明却听得心头一紧,往日种种只觉得历历在目。朱文圭让他扮做男人甚至女人,有时是为了杀谁有时是为了讨好谁。


无论如何,卸下肮脏皮囊他都是个怪胎,就连原本样貌都早已不堪。


方思明翻涌的诸多心绪都藏在油腻的“有钱人方老爷”脸孔之下。


在少侠眼中,方老爷的脸上并未有过多动摇,只有拂过脸颊的纤细指尖轻颤着,却已足够诉尽他心中郁结。


我带你走,你便不必再受任何屈辱。这句话已经到了少侠嘴边,咀嚼着苦涩滋味年轻人还是把它咽了下去——朱文圭对方思明而言,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恩,授业之恩。


受戒固多持戒少,承恩容易报恩难,也难怪那日方思明愿以性命报恩。


少侠咋舌:“我晓得了。”


方思明忽听得年轻人柔声对他道,恍惚间木讷应了句:“晓得什么?”


“晓得如何演你的家仆了。”










翌日,装扮好的主仆二人到了渡口码头,与约好的画舫船碰面,同船家说好从中原往江南去。


肥头大耳的有钱老爷不爱说话,瞧人都是斜睨着,身上衣裳虽是贵气,却是穷儿乍富的模样,毫无风度可言。而身边的随身家仆更是让人欲言又止——


“老爷您小心着脚下。哎呦这船也不知道靠近岸些,要不我躺下您踩着小的过去?”


“老爷您热吗?来让小的给您扇扇风。”


那家仆笑得谄媚,即便是船家这种生意人看着都觉得浑身不适,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画舫里,那下人突然从窗口探出头,对着看呆的船家吆喝着:


“快开船啊!耽误了我家老爷几百万两的生意你赔哦!”


少侠压着嗓子喊完,转身对方思明问道:“如何如何,我演的可还好?想不想揍我??”一双眼里闪着欣喜神色,摆明着想要方思明夸上几句。


方思明顿了顿,伸手往少侠侧腰上掐了把。


“啊呀——”少侠捂着腰,连连后退的架势更像是被人捅刀子般。


“破绽百出。”


方思明道。




====================


①小神童:原著中稍有提及,系苏蓉蓉兄长,已故。善做人皮面具,善易容。

②受戒固多持戒少,承恩容易报恩难。  ——《醒世诗》罗洪先



评论(14)
热度(89)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