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侠明侠】斑竹枝寄相思 (一)

偏正剧的一个脑洞,正好最近明月山庄副本也开了,就想了想我流少侠在香帅和方思明对峙时会怎么样。

本来想一发完结,结果写得有些收不住x还会有后续发展。

少侠刚出场的侠明侠无差,无性别无门派限定,没头没尾没因果。

涉及一些原著的设定。

喜欢红心蓝手和评论!





食用愉快!

===============================

万圣阁的势力逐渐露骨壮大的同时,朱文圭的耐心却开始变得少得可怜。

方思明下腹部的伤还未来得及痊愈,却不得不再为那位义父奔波——若再不除掉楚留香,他又能在唯一的栖身之处停留多久。

中原入夜后竟是微凉,白日里落叶悠悠舞般的美景全无。

他知晓楚留香现在何处,他也知晓现在失血过多的自己若要与楚留香交手堪比以卵击石,在此时行动比起孤注一掷,更像是自暴自弃。

手段狠辣如石观音、画眉鸟,深不可测如水母阴姬,想杀掉楚留香的人又岂止朱文圭一人,但最终只落得江湖上流传着的香帅美谈中的一角,踏月留香的翩翩公子依旧活跃着令人倾慕。

楚留香似是知晓今晚会有人找上门来,他本应与约好的胡铁花和苏蓉蓉在酒馆中小酌,此时却是独自在离城镇稍远的野外。

已然瞧见他的方思明以内力掷出袖中符纸,薄薄的纸片比飞刀还要凌厉迅速,向着楚留香的方向靠近。

原本还往前不断逼近的符纸,突然像落叶一般在空中打了个旋儿后,便自顾自得落了下来。

对于方思明的出现,他只是勾了勾嘴角:“果然是你,在下本以为万圣阁和在下之间还有周旋的余地,看来是楚某自作多情了。”

空气中是只有香帅才能驾驭的郁金香味。

楚留香展开手中折扇,不急不躁的模样越是让方思明觉得棘手,方才丢出符纸那一记已经让他的旧伤隐隐作痛起来,若再不速战速决他将再无机会得手。

“你若没那么爱管闲事,说不定还能多活一阵子。”方思明话音未落,人已不在方才落下的地方,两三枚符纸带着夜晚的寒风向楚留香袭来。

若不是身上的伤,这些符纸本应更快更准,如今都被楚留香几个侧身闪躲,就连擦到他衣袂的机会都不曾有,方思明忍不住咋舌,愈发急躁起来。

只见楚留香比落叶还要轻盈,两三步踩着掷来的符纸。

“……楚留香!”方思明咋舌。

楚留香出招之快天下闻名,即便是中原第一快剑的中原一点红也难出其右,香帅手腕一翻,用指尖的力道射出数粒小石子,打碎了那些黄纸,其中一粒正中方思明下腹气海穴。

方思明只觉得气息一滞,动弹不得,伤口已然尽数撕裂,他咬着下唇才将一声吃痛的闷哼吞下肚,此时楚香帅已经闪到他跟前,抬起一掌不偏不倚打在了方思明的伤口处。

楚留香不知方思明原先身上就有伤,这一掌解开了刚才点上的穴道,他原本只是想让人知难而退,却没想到对方退开几尺后,胸前几番起伏,终是吐出一大口鲜血,楚留香这才发现自己手掌上黏腻触感,抬手一看竟是一片殷红。

只见方思明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原本就白皙的脸色更加苍白。

此情此景,楚留香长叹一声:“罢了,楚某这般胜之不武,不如今日到此为止吧。”

“……你休想,今天我便是来和你做个了断。”方思明虽然虚弱语气却是决绝。

楚留香永远都是老好人,正欲开口劝劝眼前深陷父爱桎梏的方思明,朋友熟悉的声音响起。





“老臭虫!!!”

是胡铁花,只见他跑着向这边过来,身后竟然还跟着苏蓉蓉。

“老胡?”

苏蓉蓉倒是在洛镇见过方思明几次,也知道他为人手段,只是有一个人义无反顾相信他,她便不适合多说什么。

现在眼前的景象,谁见了都知道是方思明要杀了楚留香。比起还能不动声色的苏蓉蓉,胡铁花已然暴起,嘴里嚷嚷着纳命来就向方思明挥拳而去。

楚留香心中暗叫不好,这酒鬼胡乱砍下一点红手臂的往事还历历在目,伸手就想拉住胡铁花,谁料他游鱼似的一闪躲。

方思明原本站着就颇为吃力,胡铁花的武功路数又与楚留香不同,刚猛有力的拳头在夜风里呼啸着挥来,似是比任何刀枪棍棒都要锋利,让人想起“铁血大旗门”的功夫。

况且胡铁花从未说过什么不杀人的话,见他眼底的杀意,看来定是要方思明死在这里不可。也知道楚留香不喜欢打打杀杀,胡铁花逼退着方思明往远处去。

两人缠斗之时,苏蓉蓉来到楚留香身边,见他掌心的血迹,问:“公子,你……可有受伤?”

楚留香笑着摇摇头,看着苏蓉蓉拧起的秀眉舒展。

三言两语不过一瞬间,胡铁花那边已经快要分出胜负,虽还没有实打实地击中方思明的身子,但是拳风有力,几次三番已经伤到了他,方思明踩过的地上也滴落不少血迹。

万圣阁想要自己的命,他本不应该那么做。

楚留香拍拍苏蓉蓉的肩膀:“我去拦住老胡,你自己千万小心。”

话音一落,苏蓉蓉只嗅到香帅身上的香味,人影早就远去。





其实方思明在接住胡铁花第四十招时已然起了放弃的念头,这种快死的滋味他早就尝过数次了,那时还有义父带着最好的药来哄他骗他,只是这般怕是什么都没了。

耳边听得胡铁花一声怒吼,一拳不偏不倚便要向面门砸来。

什么都变得很慢,方思明看到了白色人影正从远处赶来,似乎是那该死的楚留香。

电光火石之间,他本该感慨万千。

可一瞬之间,他只想到自己还与一个憨娈的年轻人相约喝酒,而这酒只怕是喝不到了。

在这折了性命倒也不是坏事,落得一干二净,再无瓜葛。

待他闭上眼时,那记拳头却迟迟没来。

“怎么是你?!”

取而代之的是胡铁花的惊呼,听上去有些气急败坏,方思明睁眼,眼前的人只是个背影——比自己矮上些许,年轻却挺拔,没有半丝退缩的意思,挡在身前接下了胡铁花的拳头。

胡铁花看清来人之际只来得及收回两三成的力道。

楚留香也未曾察觉来者,他赶到胡铁花身边,对着眼前人有些意外:“小友?”

少侠嘴里发苦,语气里没了平日相见时的欢快,颇为吃力地回应了两人:“香帅、胡大哥。”

果真是这蠢货,方思明心中喃喃。



++++++++++++++++++++++

脑子一片混乱x我谁我哪我在写什么

吔屎lof吞我格式!!!!

画眉鸟、石观音、水母阴姬出自原著,胡铁花砍下一点红的手臂也是原著情节。

评论(3)
热度(161)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