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侠明侠无差】雨天路滑 下

上次的后续,其实并没有小故事展开。

传送门: 


喜欢红心蓝手!还有评论!!

食用愉快~~




======================






两个被雨淋成落汤鸡的江湖人,其中一个还身着名贵料子做成的衣裳。


大概是嗅到了铜钱的味道,在少侠和方思明刚刚走进客栈之时,店小二便眼疾手快地迎了上来,比起先催着问“打尖还是住店”,他圆滑又夸张地招呼道:


“两位大侠快进来!外头雨那么大——”


方思明听着“大侠”这一称呼微微蹙眉,看得少侠忍不住笑了笑。


“要一间上房。”方思明对着店小二淡淡道,他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身上半湿的斗篷,里头的衣裳还算干燥,比起滴着脏水的少侠体面不少。


少侠接过店小二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上的雨水:“你要住这?”


“嗯,有些事。”方思明回答着从衣袖里摸出袋银子,看样子还会在江南常住上一段时日。


少侠心中了然,这必定又是和那万圣阁脱不开干系:“我也要一间上房。”


“你住这里做什么?”


少侠撅噘嘴:“有些事。”


两人之间没有再问更多,都跟着小二上楼进屋,少侠换了身店里掌柜给的粗麻衣裳。衣服虽然旧了些,好在摸上去觉得十分干净,还能闻到淡淡的皂角味道。


少侠胡乱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头发,方思明的房间就在自己屋子对面,抬手就敲响了他的房门,还未等屋子的主人应声,少侠便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方思明也在擦拭半湿不干的长发,少侠第一次见到他披着头发的模样,如今正侧对着自己,见人不请自来也并无意外之色,异色的眸子风轻云淡的扫了少侠一眼,便又望回了自己手中的头发。


风轻云淡却是看得少侠微微一愣,一时之间忘了自己为何要跑到方思明这儿来。


“你的伤。”方思明放下了手里的事,侧了侧身,撑着头看向少侠,一手指着自己的下巴,“还很红。”


少侠这才反应过来,方才摔倒后擦破的下颚还没处理,被方思明一提醒又隐隐作痛起来。


“过来。”方思明勾了勾手指。


少侠乖乖地走到他面前。


“坐下。”他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圆凳。


少侠乖乖地坐下。


“刚才让店家准备了外伤药,”他用手指在桌面上敲出声响,少侠才发现桌上还有个小盒子,木讷地“哦”了一声却未发现自己的反应逗笑了方思明。


“抬头。”


这次少侠却未照做:“我自己来就好。”


“你怎么看自己的下巴?”方思明挑了挑眉。






久仰着脑袋的滋味并不感受,好在方思明处理伤口的动作迅速利落,不知道要独自包扎过多少次伤口才能像他那样娴熟。


在等着方思明包扎完的时间里,少侠看着屋顶,冷不丁喃喃道:“你这次留在江南,又是为了万圣阁?”


朱文圭又想除掉谁,又有哪个势力会因为万圣阁从中作梗而分崩离析。


“是。”既然已经知晓身份,方思明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除了这一声“是”就不会再说更多了。


听到了意料之中的回答,少侠不禁轻叹。


方思明微凉的指尖沾着止血消炎的伤药,在少侠的下颚附近来回,再往下一些便是脆弱的脖颈。


凭他的力道,只要稍稍一用力。


“哈哈哈,痒的!”


但他只是若即若离地抚过,惹得少侠马上抓过他的手,缩着脖子痴笑了起来。


方思明没有将手抽回,对方暖乎乎又干燥的掌心让他觉得十分舒适可靠,于是不经意间也回握着少侠的手:“你不该再问更多了,明白?”


“好。若我来阻止你,你也不能有怨言。”


他微微一怔,应了声好。





下了快半个时辰的雨终于变得淅淅沥沥,少侠那身被洗掉的湿衣服和方思明的斗篷都正挂在自己屋里头等着阴干。


人却在对面屋里头和方思明小酌,配着味鲜的小菜和眼前的美景,一杯接着一杯。


少侠有说不尽的奇遇,平日里那些快意恩仇的江湖故事并不是方思明爱听的美谈。此时此刻少侠的心境似乎也被水乡的雨冲刷地柔和,说着些侠骨柔肠的痴男怨女。


哀叹、惋惜、欢喜,都在渐浓的酒意里变淡,隔着模糊的视线,也不知自己说的故事触动了什么情愫,少侠看着方思明道:


“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生最苦离别。你可不要再斗篷一挥便不见了,我会很难过。”


语毕,少侠栽倒在桌前,只剩下了平稳的呼吸声。午后落雨的江南,确实很催得人犯困,更何况温酒入肚。


送到嘴边的酒盏被放下,他再三犹豫最终还是把手放在了少侠的脑袋上,蹩脚地来回抚了抚。


“……小蠢货。”




====================


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生最苦离别。——张鸣善《普天乐咏世》



热度: 141 评论: 9
评论(9)
热度(141)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