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手游】玲珑坊一游

不好意思我真的想不出标题!!!还是少侠和方思明无差!

朋友般的美好情感x

是还债x 写的好累的!所以给个红心蓝手吧!

适合任何门派任何性别的少侠食用。



虽然是玲珑坊但是没有蔡师兄,有方莹可能是小明的传言所以也有没花魁姐姐。

食用愉快!!!



=============================


“你累了?”


少侠还未触及方思明半分,就先被他微凉的手擒住。他原先头侧向一边,在少侠看来就是昏昏欲睡的模样,玲珑坊台上的莺歌燕舞,似与他毫无关系。


亏得少侠花了好大心思请梁妈妈把两个座位安排在靠前的位置。


“……没有。”


方思明回答着却是疲惫地摁了摁自己的太阳穴,少侠本想说他觉得累就别来赴约,但是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台上的姑娘们罗裙轻摆,领舞的风姿绰约,靠后的几个还稍显生涩,台下的看客有囊中羞涩的书生也有富甲一方的商人,但只有少侠和方思明二人心不在焉。


室外虽热闹也抵不过金陵微凉的夜风,方思明喝了口凉掉的茶水,双眼始终没有再台上停留多久。


少侠原本还有点兴致,但看着方思明这般模样,也是萎靡起来。


“咳咳,”少侠故意咳嗽两声,见方思明转过头来看着自己,“起风了,我来之前就和梁妈妈点了个温柔的好姑娘,我们进里边去吧。”


这次会面也是少侠自说自话,世人都爱美酒美人,方思明一张鲜有表情的冰山脸总让人觉得他心有不快,认识了有些时日,明了他的确是个郁结难舒的性子。


少侠只望这个满腹心事的人能开心些。


“我没有香帅那么大的面子,点不着花魁姑娘。哦哦,说起来我第一次来风月之地也是香帅带我来的,一口一个小友叫得人人都以为我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少侠一边说着一边忍俊不禁,喜形于色。


方思明听着,半晌后才来了句:“哼,楚留香。”


少侠醒悟自己与楚留香也是三番四次阻挠万圣阁的“好事”,如今方思明还认自己这个朋友也是难得。


两人都噤了声。待梁妈妈招呼着二人进了玲珑坊里头,里屋按着千字文排房号,走过一排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也不知道在哪个屋前停下了步子。


“两位,就是这儿啦,快请进!”梁妈妈殷勤地推门,“姑娘已经等两位贵客好久了,你们慢慢聊啊。”


待少侠和方思明进了屋,梁妈妈带上门退出去。


屋里的摆设和少侠以前去过的几间屋子大同小异,窗户微开正对着金陵城的月亮,屋里的一身素白衣裳的姑娘被月光映着像是全身泛着柔和的光,见了来人欠身作揖。


“奴家给两位请安,还请快快坐下,梁妈妈让我温了好酒,赶快喝点暖暖身子。”


少侠听着姑娘软糯的话语便吃吃笑了起来,招呼着有些不自在的方思明一起坐下。


葱白手指拿起两个杯子,等倒满了琼浆玉液,伶人小心翼翼地举起,先是往少侠面前放了杯,又端起另一杯,就要放方思明面前放。


却是不明白他今日吃错了什么药,略带不快地止住了姑娘的动作。


或许是他怪异的着装,或是他脸上诡异的金色面具,或者他无意间用带着指套的手弄疼了女孩,总之姑娘一声被吓到的吸气声,连少侠都听得清清楚楚,送到嘴边的杯子也停了下来,紧接着便是姑娘手中的杯掉在了桌上。


杯中的酒洒了大半,浸湿了桌布。


姑娘也知这是对金主的大不敬,小手无措地放在胸口,身子如弱柳摇摇欲坠,似是要跪下的模样。


少侠看了眼方思明,他脸上的神情还是一如既往,有些桀骜有些不屑,见他没什么不满,少侠赶紧上前扶住了闯祸的伶人。


“姑娘怕不是身体略有不适,今晚还是早些回自己屋里歇息,我会同梁妈妈的讲的。”


姑娘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红着眼眶唯唯诺诺。


少侠重复着“无碍无碍”,把她送出了屋。


看见姑娘没了影,才折回来坐在方思明边上,忍不住就是一声长叹。


方思明先开了口,他自己斟着酒:“做着卖笑卖醉的生意,却不懂如何讨好,这样的蠢货还能在玲珑坊留到几时。”


少侠原本想替姑娘说几句话,胸口起伏了几番,还是泄了气。


“还有你,”他突然将矛头直指少侠,语气里的不快便是聋子也能感受得到,“居然喜欢留恋风月之地——”后头的话方思明没说,但是少侠也猜到了大概的意思。


说道自己,少侠就不乐意了。


“何出此言,点香阁是做的是正经生意,里头的人都靠自己本事赚钱。”少侠倾身,靠近了他些许,“莫要觉得赔笑是下贱生意,思明兄不懂讨好别人有多难。”


两人间的氛围顿时冷了下来,大概是晚风又凉了些。


方思明不紧不慢地喝尽杯中酒,少侠看着他不算明显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你便明白‘讨好’为何物?”他的语气似笑非笑,听得人背脊一凉。正想着如何回答之时,他继续道,“那你来讨好我如何?”


“这、这这这……”少侠身子后仰,“你我是友人,谈何讨好……”


方思明听得一挑眉,似是在说“你就这点出息”。






……


…………


………………


“来,思明兄喝酒,我给你满上。”


“来,思明兄嗑点瓜子儿。”


“来,思明兄吃点蜜饯果铺。”


“来,思明兄我帮您揉揉肩捶捶背!”


说时迟那时快,方思明还来不及把面前装着小食的碟子推开,少侠已经起了身,一双手抚上了他的肩膀。


没想到的竟是他一声腱子肉,肩颈处也是硬邦邦的触感,少侠不自觉就多用了些手劲,捏得方思明闷哼了一声,赶紧抓着少侠胡来的双手。


“……停。”


“太轻了?”


方思明不言语,只是让少侠重新坐回自己对面。疲惫的神情又回到了他脸上,很明显这次的邀约让他并不开心。


少侠低下头,自觉内疚。


“罢了,你不明白也是好事。”


良久,他才淡淡道,语气里有太多少侠不知道的种种,如今轻描淡地当做谈资,反倒让少侠在意起来,也猜到了些许他的过去。


“你……”


只觉得如鲠在喉,看着方思明的模样,少侠起身。


拥入怀的身子略显僵硬,被夜风吹得微凉,虽不单薄却不宽厚的胸膛一滞。像是在哄不识事的少年那般,少侠不厌其烦地来回轻抚方思明的背脊,待他卸了僵持的力道。


却未回应少侠的动作。


“若是觉得怜悯,那大可不必。”他的声音就在耳边,听着是不愠不恼地告诫。


少侠听着也是莫名,硬是将他抱得更紧些:“锦衣玉食的少主我何必要怜悯。只是这寒凉不分彼此,莫要茕茕。”





热度: 354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354)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