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乙女向】大概是一个玩雪的故事

灵蛇乙女向!注意避雷~

喜欢红心蓝手和评论


出去旅游时候脑补的小段子,很少见雪的南方人非常嗨了。

私设没怎么见过大雪的无剑。

也算是把旅游的部分repo写在里面了。【nitama】



食用愉快!



============================



外头的天气虽说没有下雪,但是从树枝上头落下的细碎雪花被风一吹,洋洋洒洒的像是又开始落雪的模样。


无剑的记忆里并没有很多与雪相关的回忆,她大约也像越女剑一样生活在潮湿的南方,即使是在刺骨寒冷的冬天也鲜少见雪,偶尔从空中落下点点,待到地面时已经变成了水珠。


她几次来昆仑都是为了五剑之境的正事,如今稍稍尘埃落定,再以门客的身份来到此处,倒也是返璞归真,一人对着眼前的景色像是孩童般赞叹起来。


灵蛇的山庄本就是白墙黑瓦,又配上素白落雪和植物的黑色枝丫,眼前不过是黑白却也能让人目不转睛地看上好久。


方正的天井里头积攒着不少落雪,主要的小过道上的积雪都被家仆们铲去,堆在两侧看上去细腻松软,似是堆叠的棉花却又没有那般蓬松,越发好奇手感的无剑靠了过去。


屋里烧着暖炉倒也不觉得冷,从屋子里走出去才发觉能够不让雪融化的室外是有多寒冷。无剑踩着碎步一边感叹着脚底湿滑,一边走到了雪堆前。


她伸出手指往雪里一戳。


看似松软的雪却没有想象中的细腻,明显的颗粒感让无剑明白了何为“冰雪”。手指马上就冻得刺痛僵硬,她收回手放在嘴边哈气,却又忍不住抓了一把,从指缝中漏了出去。


灵蛇带着自己的灵蛇杖,原本是想来看看刚住进来的无剑可有什么不习惯——就连礼数也要做天下第一,虽然他自傲的态度已经让这点大打折扣。


只见穿着单薄的无剑正在及腰的雪堆前不知在做些什么。


灵蛇觉得奇怪,问了一句对方也没有马上回应,便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事后无剑说这也不过是一时兴起,见到从未见过的事物,自然是像个学步的娃娃那般什么都是第一次。她趁着灵蛇过来的功夫,堪堪在手掌中捏实了一个雪球,猛然转身。


“看招!!”等到雪球脱手之后她才补上一句。


习武之人的臂力甩出去的雪球速度极快,可无剑也是忘了飞燕那身让人赞叹的轻功是从哪里学来的。


若是普通人肯定就被无剑狠狠打中门面,而灵蛇只是抬手一抓,连暗器都称不上的雪就被捏的散落开,洒了些在地上,还洒了些落在灵蛇胸前的黑色毛领里头。


落在衣物上的细雪很快融成水,无剑看着星星点点的白消失在灵蛇的毛裘里顿觉不妙。灵蛇的衣物看上去就很华贵,也不知道能不能沾水。


而且方才自己的行为实在是逾矩,无剑后知后觉地小嘴一张,杵在原地有些动弹不得。


灵蛇掸了掸自己的衣领,哼了一声不知是喜是怒,语气还是一贯的傲慢还带着讽刺:“这才几日,胆子真不小。”


无剑听得心头一紧,缩瑟着道:“这……我给您先陪个不是,灵蛇庄主不会是连这点玩笑也开不起吧?”


无剑真是怕灵蛇捉摸不定还有些唯我独尊的性子,说不定就回个一句“对,本尊就是开不起。”


“那本尊也和你开个玩笑如何?”


“啊?诶呀——”


才刚听清灵蛇的话,只见他一个闪身,再看清时已经到了自己身边。他坏心眼地用灵蛇杖轻击了无剑的膝盖后头,随着姑娘的一声轻呼,她仰面倒在了身后的雪堆里。


雪看上去厚实但其实是空心,无剑就那么畅通无阻的埋了进去。


等她小声惊呼着从雪里跳起来时,灵蛇才看清她身上略显单薄的衣物,怕不是玩心一起就忘了披上外衣再出门玩雪,如今埋进了雪里,细碎的雪全从领口袖口灌了进去。


贴着温热的身体,领子袖子附近很快就湿了大片。


就在无剑还摸着冰冷的领子倒吸气时,带着灵蛇体温的大衣就落在肩头,褪下外套的他看上去竟单薄起来,姿态也挺拔轻盈了不少。


灵蛇大手往无剑背后一拍,带着些许命令的口吻道:“进屋。”









一到暖和的屋里,衣服上的雪全都化成了水,灵蛇把灵蛇杖留在了无剑屋里,只穿着那身单薄的衣服又出去了,好让无剑能换下身上的衣裳。


那么想着无剑脸颊一红,赶紧跑到屏风后头换身行头。


等她打开门时,灵蛇已经让人捧着碗黄色的姜汤守在门外了。无剑闻着生姜刺鼻的味道,不禁咋舌,心想自己该不会是要喝下这碗东西吧。


而灵蛇早就端过姜茶进了屋里,熟门熟路理所当然的模样像是进自己屋里那般自然。


“喝了它。”把姜茶往桌上一放,灵蛇翘着腿坐在椅子上,颇有一副不喝酒不走的架势。


无剑看着碗里的液体没有动静。


“还是你想让本尊亲自帮你灌下去?”


“不不不。”想了想自己被捏着鼻子灌药的模样,无剑连忙摆手,绕了个大圈坐在灵蛇面前的圆凳上,“多谢灵蛇庄主关心,只是、只是我身子还没有那么弱,这姜汤……”


无剑原本不想打喷嚏来着,可是嗅着姜汤的味道却忍不住在灵蛇面前“阿嚏”了一声。


灵蛇眯了眯眼,盯得无剑如坐针毡,她只能耷拉着脸端过姜茶。


喝了一口,半晌无剑终于憋了出来一句:“好辣……”虽然能尝到甜味,但终究敌不过生姜的辣味。


单纯苦涩的药也要比这姜茶容易入口。


无剑放下了茶碗:“过会儿我自己会喝的……”她是真不愿意喝这玩意儿,等灵蛇走了之后就随意倒到什么地方吧。


倘若对方是金铃儿或是绿竹,就会被自己哄骗走了,最多临走前嘱咐一句千万不要忘记吃药,可惜如今对着灵蛇,就算跪下求他离开,他也要看着无剑乖乖把姜茶喝干净。


屋里安静了一会,最终还是无剑哭喊着:“我喝!我喝!”


无剑气势很足地捧碗,送到嘴边就是一口。灵蛇看着稍微勾了勾嘴角,但是无剑接下来的行为又让灵蛇的嘴角往下走。


……不行!做不到!


“好辣!”无剑放下姜茶,吃惯了清淡食物的舌头难受的紧,直冲鼻腔的辛辣滋味更是逼着她快要留下泪来。


她小心翼翼瞥了眼灵蛇沉下来的脸色。


碧色的眸子里似乎暗潮涌动,整个灵蛇山庄里想必无剑就是最不听话的那个。若是别人他早就一杖上去,可对无剑他总是心慈手软的。


那些要让她受皮肉之苦的威胁,已是灵蛇最大的惩罚。


“……你也淋到雪了。”无剑小声说道,把姜茶往灵蛇那儿推了推,“你要是自己喝一口,就知道这多难下咽了。”


灵蛇看着推过来的茶碗,心里觉得好笑,只觉得眼前的人就像是不听话的孩子,吃药这种小事都要哄骗着,却还肩负拯救五剑之境的责任。


“你喝一口我就喝一口。”


灵蛇听得剑眉一挑,无剑来山庄几日别的没学精,反客为主的本事倒是越来越好:“你在和本尊谈条件?”


“那你喝一口我喝两口。”无剑伸出手指比划着一二,心思全在怎么解决眼前这碗东西上,也不察觉自己对灵蛇说的话似是撒娇那般暧昧不清。


灵蛇很轻的笑了声,拿起了茶碗送到薄唇边,浅浅地抿了口。


无剑倒是惊讶他会妥协自己随口胡诌的条件。


意思意思地喝完了那一口,灵蛇把姜茶推到了无剑面前,就像她方才那样。他也不说什么,就抿着嘴低头看着无剑,嘴角的笑意比起平时有些收敛。


无剑完全败下阵来,乖乖地捧起茶碗就是咕咚咕咚两声,然后放下碗犹豫着又往灵蛇那里推过去。


灵蛇少见的心情很好,愿意和她玩起你来我往的游戏,一碗无剑怎么都不愿意喝下的姜茶就这样见了底。


她哭丧着脸嘟囔着“好辣好辣”起身要去倒水喝的时候,却被灵蛇拉入怀。


口中的辛辣滋味全数落尽了对方的嘴里,方才还在玩雪时有些受凉的身体一下子热了起来,慌乱之间也忘记口中火烧火燎的辣,被灵蛇揽着腰硬是缠绵起来。


无剑力气还不足以挣脱灵蛇,脱下大衣后的身体也只是看上去单薄,身为外域人,灵蛇的个子对于中原人来说称得上高大。


心里喊着“使不得使不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之时,他却放开了自己。


眼里带着些许得意的神情,一向低沉的声线此时竟往上走。


“怎么样,还觉得很辣吗。”


隔着眼前的氤氲,无剑叹了声:


“……还、还好。”






===========================



倒进雪堆里是真实的故事x,虽然没有整个人都埋进去那么夸张,但是按照父上的话来说【我赶紧过来把你挖出来】,应该视觉上还是有点冲击的。不过穿很多雪也缓冲了一下所以并不疼。

喝姜茶也是真实的故事x,看着一个妈妈用“我喝两口你喝一口”的法子哄着自己五岁的小儿子喝了姜茶。放在无剑灵蛇身上正好能体现一下尊上的母爱【nitama】




评论(6)
热度(102)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