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梦间集】折枝无花 上

乙女向乙女向乙女向

喜欢红心蓝手还有评论!


期末考试周终于结束啦!2018年的第一发产粮给可爱的尊上!

以及求求mjj别凉,不管是腐向还是乙女向以及游戏本身,等着它回春的一天【低落】。



这次是花附症+花吐症paro,花附症脑洞出处之前在lofter上贴过出处:

总的来说就是因为单恋而在身体上长出植物,可以手术也可以用药物医治,只是痊愈后会忘记曾经单恋的情感。(其实怎么治好并不重要x 因为不会忘记x

以及不是灵蛇x无剑的乙女,女性那一方设定是寻梦人,方便大家代入就没想过名儿



食用愉快!!!


=========================



1.


“——咳咳咳咳!!”


窗外枝丫上的松软落雪掉进白茫茫的大地,只剩下微颤的枝头,伴着屋里人似是要把心肝脾肺都咳出来的动静晃动不止。


她本是想再咳几声,只是稍稍用点力,整个后脑勺都一阵一阵得疼痛起来,胸口起伏一几下,最后还是无力地长叹一口气。


也不过是几日前的光景,她一想要说话,便只能从口中吐出唐菖蒲来。


她看着自己吐出的漏斗似的花朵,还未来得及觉得有些什么异样,却吓坏了身边的无剑,被软磨硬泡地哄骗着去桃花岛寻岛主医治。


可谁料玉箫看过后,对此也只能摇摇头。


“姑娘可有什么不适?”他皱着眉问。


她指了指喉咙,想说此处略有疼痛,随即顺手又指指心口,想说什么却连自己都忘了。


却索性无论如何都是如鲠在喉,呜咽几声,只有一枝半朵的唐菖蒲作为看病的报酬。


无剑见此情此景,道不如以毒攻毒,去找昆仑山的灵蛇庄主。


姑娘听闻心中一顿,终于明白方才为何要指着心口。


她心里想着一个白发黑袍的异域人,缄口不言的嘴里便自说自话地冒出花朵来。



2.



无剑把自己送到昆仑山,虽距离上次来已经有段时日,可此地永远是不变的满山白雪,外头如何世易时移都与山上的人无关那般。


灵蛇庄主一向是欢迎无剑一行人的,有人过招切磋岂不美哉。


只不过拯救五剑之境已经是火烧眉毛的急事,无法在山庄上停留,把咳个不停的寻梦人托付给灵蛇后,又急急忙忙启程了。


原本灵蛇并没有替人看病的嗜好,只不过无剑一句“玉箫都无可奈何”让他有了些斗志。若是能治好她,天下第一的名号也能坐得更稳。


灵蛇心里想着什么小九九,她一概不知,只觉得坐立不安。


不知用什么花汁儿染成金色的指甲敲着一尘不染的梨木桌面,有节奏的嗒嗒声响催得她忍不住心烦起来,突然气结,没忍住喉头一阵痒,咳了两声。


寒冷刺骨的冰雪之地永远不会长出性喜温暖的唐菖蒲。


因此当红色的花瓣从手中落在地面上时,她听见灵蛇音调上扬的“嗯”了一声。


然后便是他逼着自己伸出手来,把脉的架势却像是要逼供一般。



3.



这是住到灵蛇山庄以后第几次让灵蛇看病,她也不记得了。


这些日子她吃了很多稀奇古怪的药,却都是甘甜滋味,可她还是不停吐着各色的唐菖蒲,连之前托飞燕从山下带的红木盒子都已经装满了。


灵蛇两指搭在她的手腕上,纤长素白的手指缺少些血色,像刚施釉的白瓷。


他微蹙着黑色的剑眉,显然也是对病情无从下手。那些本以为会有用的药竟是半点作用都没有,而且——


灵蛇碧色的眸子略过红木盒子,想必怪异的症状更加频繁。


他终究是有些耐不下性子,伸手捏住了姑娘的柔软的脸颊,惊得对方一哆嗦,有温度的窘迫从脸颊烧到脖子。灵蛇本是想让她张嘴,有些想看那吐出花朵的喉咙里是不是长了什么怪东西。


这动作却像是摸到了逆鳞似的,引得她挣扎起来。


男人的手没有放开的趋势,挣扎过后紊乱的气息让病人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原本紧抿的嘴唇终于张开。


带着温热的花瓣有些变形,落在了灵蛇卸力的手中,他往后退了一步,先是看了看手里变形的唐菖蒲,又看了看眼前的人。


她还不断咳嗽着,脸都涨红着,动静很大,那些或丹红或鹅黄的花支离破碎地落了满地。


待她终于平稳了气息,抬起头来眼里还泛着痛苦的泪花。


“我——”姑娘艰难地吐出一个字而非花,只是接下来的话语又淹没在前赴后继的花朵中,跟着她眼眶里的泪水一起落进地上的花里头。


大概就像她卑微的心思那般。





评论(11)
热度(45)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