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流光银刀乙女向】喵喵喵? ①

点梗还债 @汪酱 的猫耳流光 下次更新就不艾特惹!


喜欢红心蓝手!还有评论!

因为一些原因现在就不打【梦间集乙女向】tag了会打角色的个人tag,点进来之前请注意是乙女向哦!


俗话说 白的似仙女,橘的混身膘 流光那么白肯定是仙女儿。

食用愉快!



====================



1.


无剑在屋外来回踱步,葱白的手指撵着衣角,织物在手中都揉的皱巴巴的。她看上去颇为焦急,脚下的步子停不下来的同时,嘴里也时不时叹气。


“好了。”


屋内传来少年清冷的嗓音,无剑应了声便推门进去。


一身白衣的金铃索正站在窗边。床榻之上仰面躺着面色泛红的流光银刀,他的呼吸急促,看上去睡得很不安慰。


“他怎么样?”无剑快步至床榻前望了眼流光,“终于睡下了?”


几日来流光低烧不退,他的性子自然是喜欢硬撑,然而昨日还是病倒了。


“他的脉象没什么问题,除了一直发烧不退,似乎没有什么异常。”金铃索自己说着都皱起眉头感到奇怪,“流光最近是受寒了吗?”


“受寒?”无剑摸了摸流光的额头,只觉得因为出汗而有些黏腻,于是掏出了袖里的帕子,撩开他额前的长发,一边轻轻擦拭一边回想,“没有……也许是前些日子吃坏了肚子?”


“吃坏肚子?”


“几天前他在古墓外找了些能吃的野果子,我只觉得那果子实在是酸涩难以入口,尝了味道就吐出来了。”流光额头出汗手心却是凉凉的,无剑把他的手放回了被褥中,掖了掖被角,“我们出去说吧。”


两人前后脚出了屋子,轻声带上门。


“能吃的野果……他吃完之后就发烧了?”


“……也许那天也受了凉,但是要说有什么蹊跷,我只能想到这个了。”


两人面面相觑想了一会,金铃索终于无可奈何道:“那也只能等他退烧了,在他好之前我会一直来的,你不必担心。”


“多谢,金铃儿。”无剑也应流光病倒一事愁眉不展,听到金铃索的话总算笑了出来,“我送你回古墓吧。”


金铃索双颊一红,正想摆手说不必了,从流光屋里就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2.



“今日你先回去吧。”无剑挡在金铃索身前,似乎是不让他进屋,“流光只是——咳咳,只是从床上摔下来了。”


一炷香之前无剑冲进了屋里,生怕有什么意外便让金铃索在外头等着,也不知道两人在屋里头做了什么,等无剑出来的时候她就靠在门上,说什么也不让金铃索进去。


金铃听闻一挑眉,从床上摔下来怎么会是这般动静,但是无剑阻拦着他定是进不去了。


“……好,如果有事来古墓找我就好,告辞。”


无剑抱拳,道了声不送了,等看不到金铃索后,赶紧转身进了屋。


此时此刻流光已经从床上下来了,他坐在桌前,抱着头趴在桌上,肩膀一抽一抽地像是在哭一般。


无剑看了心疼,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唉,别哭了。”


“我没哭!!”流光暴起,打开了无剑的手,他的脸依旧很红,只是不再是因为发烧。


“你……噗。”无剑指了指流光的头顶,忍不住笑出声。


“不准笑啊!!!”流光喊着又抱头趴在桌上,遮住了头顶上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对和他的发色一样的短毛猫耳。


“你现在比金铃儿还像小猫儿,待我拿面铜镜过来给你照照。”流光虽然方才又叫又骂,十分凶悍,只是清楚他的少年心性,无剑更越想要逗得他满脸涨红。


“不准!”流光赶忙握住了无剑的胳膊,“你若是敢去拿……”


“嗯?”无剑静静地等流光,对方却想不出话来,最后自暴自弃地趴在桌上。


尽管很想摸一下流光的猫耳,但怕自己触怒了流光,无剑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让他起来:“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还有你的新耳朵。”


流光吸了吸鼻子,看上去有些低落,头顶的耳朵也垂了下来,无剑看得手痒痒:“没有,烧也退了,这耳朵也没什么感觉。”


“明天我让金铃儿过来帮你看看吧,他方才也很担心。”无剑嘴上说着,眼睛就盯着流光的耳朵。


这双耳朵看上去就是和所有猫的耳朵一样,只是长在人身上就有些奇妙了,素白的颜色更显温顺。况且流光的性子又是就像难以亲近的猫儿一样,要等接触段时间才能明白他的为人。


“不可!”流光摇摇头,“我不想被别人瞧见这幅滑稽的模样。”


“不滑稽不滑稽,你总不能永远长着这对耳朵吧,金铃儿一定有办法治的。”无剑心想,在变回去之前一定要摸一把才行,“不如我现在就去找他。”


“使不得!!”


无剑已经起身几欲先走,流光一看,连忙起身,什么也没想便扑了过去,一把抱住无剑的身子,倒是让无剑红了耳尖。



===============


应该是个人剧情之后的无剑和流光

顺便真想让五剑之境的所有人都吃这个谜之果子。



评论(14)
热度(37)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