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梦间集乙女向】关于尊上判词的二三事(上)

结束了几门期中考试x我复活了x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最近真的各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总之现在回来了!


好久没写尊上,毕竟是本命所以滚回来写他!

关于尊上判词的脑洞以及这几天刷道具的怨念。

我觉得无剑刷到吐血结果看到一句【体作分明碧玉妖】会很想打人。

大概也是个搞笑向。


喜欢红心蓝手!还有评论!



食用愉快!!!!


==========================



1.


这几日无剑大概每天只睡了一两个时辰就从昆仑山出发了——每日就去冰火岛上,把逗留的魍魉追着打。


只为前些日子听闻的“判词”一说。


她捡起魍魉消散后出现在地上的剑穗,抖了抖上面的尘土,往袖口里一揣。掐指一算,今日打了一十二个,算上前些日子的那些,似乎是够了。


无剑早已是困得睁不开眼,现在收集完了剑穗心里的大石头落地,于是踩着从飞燕那儿学来的步子,摇摇晃晃地回昆仑山。


灵蛇知道这几日无剑又开始忙忙碌碌,为了何事心里自然有数,所以也没有阻拦她自由进出山庄。


当他一早往山庄正房走时,却瞧见前厅里昌给来客坐的椅子上缩着一个人。厅堂的大门常开,对着落雪的天井,即使是室内也不比外面暖和多少。


无剑正坐在靠左边的木椅上,姿势随意。身子和头都歪向了一侧,想必是积攒了几日的劳累终于压垮了姑娘的肩头,坐在又冷又硬的椅子上都能阖眼就睡。


她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堆这几日早出晚归的成果。


灵蛇踱着步子轻声走到睡得七扭八歪的无剑身前,弯腰伸手触了触她放在腿上的手背。


无剑的手很凉,凉得灵蛇还以为自己把手指插进了雪里。但是无剑只微微蹙眉,没有半点要醒过来的意思。


“……麻烦的家伙。”灵蛇嘟囔了一句,脱下自己的外袍往无剑身上一披,就径直往后厅里去了。


无剑原本还做着自己在冰天雪地的山上摔得一身白雪的梦,不知怎的身子突然渐渐暖了起来,于是睡得更沉更稳了些。


等她睁开眼时,阳光正打在自己眼皮上,无剑伸手一挡,身上盖着的大衣从肩头滑落。无剑眼疾手快,趁着长袍还没落地时一把抓了起来。


“……这个是??”,无剑还有些稀里糊涂的。


虽不懂得绫罗绸缎,但是摸一把袍子的面料就知道绝非凡品,领口一圈黑色动物毛摸上去也蓬松柔软,诱惑人埋进去——实际上无剑也那么做了。


她嗅着上面令人安心的味道,还没睡醒似的蹭了蹭。随后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这这这,这不是灵蛇的袍子嘛!


方才还云里雾里的脑袋马上就清醒了,无剑伸长脖子看了眼后厅的方向。


她原本是想在这里坐着等灵蛇过来,可谁知实在是太累了,只是想闭目养神的她一闭眼干脆直接睡了过去。迷迷糊糊的时也觉得冷和不适,但早就累到极限,就是睁不开眼。


无剑啧了一声,捏了捏额头两侧就起身往后厅走去,想起什么似的退了几步,把那一堆剑穗令牌什么带上——她原本就是为了这些东西才来等灵蛇的。


后厅比外头的屋子暖和许多,烧着暖炉不说,还没有冷风吹进来,也难怪灵蛇愿意把袍子脱给自己。


灵蛇正在看书,或许是什么武功秘籍或许是什么草药大全,他极其专注一动不动,阳光打在他身上,一头淡色的卷发被映得像是金丝银线,他本身肤色也白,被阳光照得通透,唯有一双碧色的眼眸。


灵蛇抬眼看向无剑时,她微微一怔。


“我来……把东西给你,还有你的外衣,就先挂在这儿了。”无剑说着放好了袍子,又上前把剑穗什么的都摆到灵蛇面前,“那我先出去,不耽误你领悟……”


无剑说着走了出去,然后就躲在门外偷听屋里的动静。


嗡嗡的一声也不知是轰轰的一声,总之就是有了什么声音,无剑赶紧冲了回去,这几日来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七个字。


“哼。”灵蛇见无剑飞奔过来的模样冷哼一声,打算自负地说上几句。


无剑把卷轴拉开些许,看了片刻后神情有些古怪,但终究还是缓缓地念了出来:“体作分明碧玉妖。”


屋子里陷入了沉默。


“噗。”


然后被无剑的笑声打破。



2.



山庄里从不缺人手准备日常起居饮食,可即便如此飞燕还是习惯往厨房跑——倒也不是他喜欢做饭,只是按照他爱干净的性子,要入口的食物更是要注意卫生,不亲眼看着帮佣做绝不放心。


飞燕步子一向极轻,等他到厨房后院的时候,正呼哧呼哧劈柴的姑娘都没发觉他来了。


“嗯?”实在是觉得眼前的景象惊奇,飞燕疑惑地出声,这下终于被无剑听了去,姑娘皱着眉头看他,满脸的气恼委屈。


“你怎么在这儿。”飞燕上前几步。


无剑听着吐了口气,伸手拿了块木头放在桩上,高高举起斧头,手起刀落,“砰”的一声斧子前段插进了木头里。


“你那!天下第一的!灵蛇尊上!”无剑一边说着一边颇有节奏地劈着柴火,“让我!来的!”顽固的硬木终于被劈成两半。


只能说无剑虽然有力气,但是这种事没有巧劲,也不知她在这里埋头苦干了多久,但是飞燕看了眼她砍完的柴火,似乎也不比平日里家丁砍的多上多少。


无剑只是撒气似的对木头发泄着。


“所以你,”飞燕停顿了一下,因为无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着他,“和尊上?”


“并没有。”无剑摇头,“我只是——”


无剑语塞,她想着早些时候发生的事,她不过是对着灵蛇的判词嘻嘻笑了笑,谁知现在她就在这里劈柴了。


她花了大力气才得到的七个字。


只是看到“碧玉妖”这个形容时实在是忍俊不禁。无剑对诗词音律并不算是精通,但是这种程度的句子还是能读懂的。


肤如凝脂,眸如碧玉。她正想和灵蛇说这句写得真的是很衬你之时,对方却像是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


也许比起被夸赞样貌,灵蛇更愿意被人夸赞他媲美天下第一的实力。


“怎、怎么了……”无剑缓缓放下手中的卷轴,被灵蛇的眼神扎得坐立不安,无剑觉得有些不妙。


灵蛇向前几步,无剑缩瑟地仰头看他。


“你应该,”灵蛇微微俯身,褪下了厚重外袍的他看上去不如平时那般过于高大,但依旧让无剑感到了压迫,“去做点正事,比起留在山庄吃白食。”


无剑听得吸口气,举手在剑穗和灵蛇之间指来指去,像是在说:这不是正事嘛!!!


然后她还是来劈柴了。


飞燕听完无剑的叽里咕噜,很想提醒她,她不是山庄的人,其实没有必要做这些事情,但又觉得这事儿愿打愿挨,既然尊上都那么说了,他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于是飞燕缓缓道:“砍快点,这些不够用的。”




评论(12)
热度(81)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