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归一剑乙女向】俗人者 (2)

归一剑乙女向 


上一更链接:(1)

喜欢红心蓝手!也喜欢评论!请大力fo我!!

打算800fo的时候开点梗x


食用愉快!


=============



“我内心所愿,毕生都无法诉诸于口。在他人看来我或许已经拥有一切——”这是我归一相识时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如今我喃喃自语地重复着,却又是与他完全不同的语气,“然而我真正渴望的东西,却永远也无法得到。”


大概就如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小儿,只会跟着书塾的教书先生,摇头晃脑地背书。


“唉——”


我原本是坐在一处廊下的台阶上读着借来的经书,只是归一实在让我静不下心,只得叹了口气把书往脸上一盖往后躺去。


石阶磕得背上隐隐作疼,凉意隔着织物袭来,却也让我心思沉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背上的触感让我觉得有些痛苦,正当我决定起身时,脸上盖着的经书却被拿走了。


我睁开眼,看见来着一头金发映着温和的日光着实刺眼,我眯着眼睛,只见归一半蹲着,有些错愕的低头看我,手中还拿着方才取下的书。


他小声地说道,似乎是为他的唐突而道歉:“我还以为是哪个弟子……”


“在这里偷懒吗?”我支起身子,归一站直往后退了退。


“这经书还给阁下。”他双手捧着经书,递到我面前,却不愿意往前走个几步。


我莫不是比魍魉还要吓人。想到这里我一皱眉,没有接过他手中的东西,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归一明显一怔,他结结巴巴地说:“阁、阁下!”


我拉着他往前面的小亭子走去:“我有话想对你说,你别想再一走了之。”


只是在我把他带进亭子之前,归一毕竟是男人,轻轻松松一扭手腕,我抓不住他只能放手,他畏畏缩缩地态度让我觉得好气又好笑。


我原本是想找个地方好好和他商谈,只是事已至此我也不再顾及,只想了结这桩心事,也好几日后轻轻松松上路。


现在的时辰在此处走动的全真弟子并不多,可以说只有我和归一二人。于是,我便直截了当地问:“不知归一觉得什么是“道”?”


听到我那么说,归一终于看向我,明眸中没有闪躲只有迟疑,兴许这个问题也让他觉得难以回答,即便在众人眼里他应该是得道之人。


“道……道应该是——”


“住庵、云游、学书、合药?”我问他,他往后退步,“还是打坐、降心、离凡世?”


归一被我逼问地步步后退,他的反应一反常态,我也不喜欢堂堂男子汉唯唯诺诺,干脆一个箭步上前再抓着他手臂。


“你们全真超离凡世之道我不懂,”隔着衣袖都不难发现归一此时正动摇地颤抖,脸上的神色全无掌教的淡然威严,想必全真弟子都很难想象归一会有如此迟疑的一面。


大概是被他的神情感染,我放轻了声音:“我只希望你顺其自然。全真教的道必然是你的道,只不过——


你的道未必全部都要是全真的道啊。”


我想着归一是否肩负太多全真的重担,如今天火已毁他虽不会再被未来的景象困惑,但他曾经所见过的还尚未发生的种种,是否就是让他反常的关键。


话一脱口才有些后悔,我不过是俗人,又怎能设身处地体会他掌教的取舍。只怕刚才的言语在全真弟子看来,我是在唆使归一离经叛道。


只是,我想再解释时——


原本有些慌乱的归一安静下来,他敛下眉眼看着我牵着他的手,我才觉得男女授受不亲赶紧放开了他,归一轻轻的“嗯”了一声。


“阁下的手——”


“我的手?”我见他依旧瞧着我的手,只觉得奇怪。


我摊开手来回反转着手心手背,并没有什么异常。


“在下只是觉得,阁下的手非常温暖。”归一的语气终于轻松起来,“仿佛能将在下心中的疑虑都驱散一般。”


“归一……”


“我会好好考虑阁下的话的,只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些许时间,”归一顿了顿,“才能好好面对阁下,到时候定会为前些日子的礼数不周郑重道歉。”


我说好,遍看着归一向我抱拳。


他的态度转变快的让我咋舌,一时间只能楞在原地目送他离开。



=============


归一你好难写啊!!!!!


评论(4)
热度(50)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