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归一剑乙女向】俗人者 (1)

我来交稿了我来交稿了我还没有狗带!

肝爆天罡已经脑死亡了x

看了归一的个人剧情心情复杂,因为太甜太好了还很完整,所以不知道写乙女还能怎么发糖,而且归一不适合搞笑(?)的感觉。

真的太难太难了——

所以如果有和个人剧情发展不一样的地方请见谅x

喜欢红心蓝手!还有评论!请大力fo我——

食用愉快!!

===============================

1、

受归一邀请来到重阳宫,经历诸多变故劫难,与故人重逢相别,同新交相会相

知。虽然从记忆恢复大半后,不再困扰于迷惘未知的梦里,但还是常常恍如隔世,剑冢前的点点滴滴如南柯一梦。

浮生一事落下帷幕,打算稍作休整一段时日,再带着天罡剑去剑冢。所幸的是秋水与归一二人十分欢迎我们。

起初还担心是否会给重阳宫添麻烦,抑或是他们的欣喜只是待客之道,可是住下的日子里重阳宫接待周到,秋水归一也常常邀请一同早课,我自是把狭隘的猜疑放下,深觉自己肤浅得很。

只是近日来秋水还如同往常一样,归一却总是眼神闪躲地看我。

“他总是这样的,别放在心上。”做完早课,秋水邀我共用早膳。

我毕竟不是修道的身体,几日来早起做完早课就已饿得前胸贴后背,我扒拉着眼前的白粥,嘴里的甜糕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听秋水说道,“我说归一师弟。”

秋水素来食不言,此时此刻他开口也让我愣了愣。

咽下了嘴里的食物我点点头道:“我知道,先前……你已经和我说过了,这次事变我也对他预知的能力了解许多,自然不会误会。”

但其实,我并不是全完没有介怀。

倘若是先前他如此态度,我当然不会在意。只是事已至此,与重阳宫共同进退,归一依旧是一副有所保留的模样,我总忍不住胡思乱想。

他是否还在怪罪我坏了天火,是否介意将天罡托付给我们一起行动,是否——,是否是厌恶我的所作所为。

秋水一双明眸似是看穿我的心思,他微微叹了口气,我只得低下头继续喝粥,一时间味同嚼蜡。

大概就在我咽下第二块甜糕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随着秋水的一声“请”,来者推开门扉,我回头瞧去竟是方才刚谈论到的归一。

“师兄——”归一得体地颔首,但是在看到我的时候明显是僵硬了几分,紫竹梅色似的眼看向别处,轻声道,“是你啊……”

“是我。”

除了这两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

“既然二位正在用膳,师兄,我过些时候再来吧。”归一说着便退了出去,还不忘带上门。

估摸是我不自觉蹙起眉,秋水便以为我是在生气,像安慰孩童似的把他自己的那份还未动过的甜糕推给我,我只摇摇头觉得好笑。

“或许我应该主动找归一?”我看着秋水的眼睛,“凡事总要明白前因后果,若他讨厌我,我也不再出现在重阳宫,若他是有别的心事,我就帮他解决。”

“师弟或许只是踟躇于道。”

“道?”我挑眉。

秋水说的我一时语塞,若是与“道”有关我只怕是什么都做不了。全真的道,我也并不了解,几日早课下来只明白些苦己利人之理,觉得万分痛苦。

人情世故是苦海牢狱、金枷玉锁,功名富贵也不过樊笼,由我这种外人看来道士与苦行僧没什么差别,可我不是道士,各中滋味终究只是看皮不看骨。

用完早膳,我嘟囔着道啊道的,从重阳宫最顶一览众山小,却也不觉内心通透。发了会呆只见归一真的就在门外等了会,他见我出来也没有马上去找秋水,只是看我这。

直到我发现他,他才动摇地低下头。

“且慢!”我是在是忍不住,便叫住了他,“归一,你是否有什么心事?”

“在下……并无烦心之事,多谢阁下关心。”说着他侧身要走。

我后退一步又挡住了他,为了与我保持距离,归一只能停下步伐:“那为何总是要避开我,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觉得不妥?你说出来我自会改正。”

“并没有,此次重阳宫脱险还要多谢相助,又怎么会有不妥之处。”

他说的决绝,我再拦着便是我不识趣了。

看着他与我擦肩而过,我不禁叹气。


================

恍惚之中以为自己写的是秋水乙女x

评论(11)
热度(65)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