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灵蛇乙女向】传♂内不传外♂

为什么尊上不做老师(◦`~´◦)

好气啊!明明尊上很适合这次教师节(x)主题的结果没有尊上的剧情 突然心梗——

只能靠自己丰衣足食了,一发结束的短篇。

食用愉快*٩(๑´∀`๑)ง*




一.

“你对我不是推心置腹,我们之间……”我说到这里,装模作样地吸了下鼻子,哭唧唧地拿着今早问越女剑借来的手帕,“还有所保留。”

灵蛇原本喝着飞燕端过来的汤羹,现在一脸复杂地看着我,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大家都肯教我一招半式……”我见他丝毫没有动容的神情,便擦起“眼泪”来,“为什么你就呜呜呜——”

“哼,”他双手抱胸,“本尊不知你做伶人居然还有几分天赋?不学武学唱戏如何?”

“你教我唱啊?”

“不教。”

“你!”

气到心梗,我拍案而起,又不敢太过放肆指着灵蛇的俏脸大放厥词,思来想去只得抢了他面前才喝了几口的大补汤一饮而尽。

飞燕的手艺又长进了,我咂咂嘴。

“我虚心求学,为何你总是!唉——”

灵蛇脸上的表情并未动摇半分——说来也是,我与他相识那么久,原以为早已是生死之交,可这家伙偏偏固执得很。

向他学些许制毒之法,亦或是药理,只是希望与他分担忧愁……

但是灵蛇总是这般自作主张,千言万语说尽,都只换来不教二字。气得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帮他,还是在赌气非要他教我不可。

灵蛇此时只是冷冷地看着我,看得我原本的火气也没了,突然缩手缩脚起来。

“得了得了,我先走了。”我起身,不忘带走空碗,想着再去问飞燕讨两口大补汤。

走到门外,我探出脑袋对灵蛇道:“明日我还会来叨唠的!”


二.


其实本尊也不是铁了心一定不教的,灵蛇心想。

首先,有人愿意学自己的本事,无疑是一种对实力的认可。再者,这女人并不是外人。

本尊对她如此心慈手软,再痴再傻也应该察觉到本尊的心意了。若是她愿意软下口气来,一颦一笑更爱娇些——

“灵蛇,我今日是认真与你详谈。我也不是偷学你的本事然后到江湖上招摇撞骗,你也知我为人——”

“灵蛇,我知你执着天下第一的名号。若是你信我,不如也让我帮帮你,你的衣钵总要有人继承,飞燕都愿意教我轻功了……”

“灵蛇——呜?!”

灵蛇不耐烦地捏住了无剑的双颊,原本已经想好的大道理一下子支支吾吾吐不出半句,但无剑还是手舞足蹈着想要表达些什么。

灵蛇心里更气了,谁要听这些大道理,这女人怎么变得和全真的那些道士一般婆婆妈妈。

“不教。”

“为什么!?”挣脱了灵蛇的手,揉着双颊的无剑问到,她抓着灵蛇的袍子,“你信不过我?!我发誓——学到什么都不外传!”

“你想学制毒,可据本尊所知,你认识的莽夫里应该也有会玩毒的人吧。”

无剑一愣,放开了手中的衣袍:“你、你是说桃花岛的……还是说古墓派的……”

按理说灵蛇足不出户的,消息未免也太灵通:“可是那也不一样啊……你不让我出山,我难不成还去找他们。

毒龙虽然说得上话,可是总对我的天灵盖虎视眈眈的。冰魄不让我靠近他半分。灵狐——唉,只要他开口,十句话里有九句半都是嘲讽我的。”你们用毒的人性子也很毒啊,无剑忍着没有说出内心所想。

灵蛇听着无剑嘚啵嘚啵地讨论着其他男人,忍着内心诸多不满,冷哼一声。也听不出是冷笑还是生气,但都让无剑缄口不言。

昆仑山肃杀的冷风还没吹进屋子,总觉得屋里的气息都冰冻起来,好似落水后又在雪地里滚了一圈。

“你、你教不教嘛……”

灵蛇原本想说不教,但是看着无剑撇嘴的模样,不知怎么的心生一计策。

“可以,但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无剑的眼里冒出光彩。

灵蛇缓缓伸出三根手指,道:“你若是能养好一株蛇血草三日,我便教你。”

“蛇血草——”无剑想起来,灵蛇所说的植物,就是那种他轻手所植,需要用毒血来灌溉的毒草。

可是她上哪儿找毒血啊。她虽不干涉灵蛇,但平心而论,要用人血来养蛇血草……三日啊。

“一、一言为定。”无剑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与灵蛇击掌。


三.

只需要三日,无剑掐指一算,斟酌再三,还是摊开手掌。

习武之人的手掌各处布满薄茧。无剑拔出护身用的小匕首,比划了几下后,缓缓划破了掌心。伴随着刀刃的冰凉与皮肤划破的疼痛,红色的伤口马上沁出鲜红血珠。

“嘶——”,无剑吃痛地吸了一口气,手由掌变拳。

分开的血珠连着一线后,滴落至无剑准备好的放有毒物的杯盏之中。

为了一株草去杀人这种事无剑自然是做不到的,但是养它三日还是能够搏一把。

等血没过杯底,无剑收手,先是随意包扎了伤口,随后立刻把毒血倒入蛇血草的土壤之中。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蛇血草的红色更加鲜艳了些。姑且就认为这种方法是可行的吧,这毒草应该也不需要常常“浇水”。

无剑将花盆放到了屋子向阳处,随后才安安心心处理自己掌心的伤。

用同样的方法,待到三日之后,无剑捧着盆长得十分精神的蛇血草到灵蛇面前,表功似的仰头。

却不知自己现在的脸色甚是苍白,灵蛇一看便心中了然,知道无剑用了什么方法来养活这株嗜血的毒草。

他直接拉过无剑的手掌,蛇血草应声落地,花盆摔得粉碎。

“草!”无剑看着养了三日的草就这样倒在了地上,还来不及感叹,就被灵蛇拉得踉跄几步,对方太过用力,才刚刚愈合的伤口似乎也被扯开。

摊开手掌,果不其然缠上了层层纱布。

无剑瞧见灵蛇面露愠色,想要抽回手却被死死擒住,伤口果不其然已经裂开,淡淡的红透过白色的纱布。

“痛……”,无剑示弱道,但对上灵蛇冷冰冰的双眸,只能认错般低下头,不再言语。

灵蛇裂开包扎用的纱布:“你用自己的血养草?”

“是……”

“……愚不可及。”

这语气,比起责骂更像是在嗔怪,灵蛇把声音压得低低的,还有些喃喃自语的意味。听得无剑忍不住抬眼望他。

灵蛇把受伤的手牵到唇边,伸舌舔过渗血的伤口。

无剑顾不得刺痛,脸上发烫错愕道:“等、等等,别这样!伤口好脏的……”

舌尖的鲜红好似姑娘家涂唇用的胭脂,映着灵蛇白皙的肤色,看上去竟显得有些妖冶。

“疼吗?还是觉得恶心。”他放下无剑的手,却不松开。

“……唔,”无剑一时语塞,她红着脸也不知如何作答,只能老老实实回答说,“只是有点疼,还有点麻麻的。”

“为何那么想学本尊的武功。”

“我想帮你,想你成为天下第一,又不想你为了一个名号积劳成疾。”无剑看着自己的伤口若有所思地缓缓道,“嗯?”

只觉得灵蛇的气息靠近了自己,无剑眨眨眼睛,她先是尝到了血液淡淡的铁锈味,再是灵蛇少有的缱绻缠绵。

交融的呼吸、舌尖的湿热,原以为会和毒蛇一样冰冷的男人,此时此刻无剑才知道他也不过是个世俗之人。


四.

“诶,话说回来,辨认草药这事儿直接找灵蛇教你不是更方便嘛。”今日同玄铁重剑找了会草药,他突然对我说道。

“别提了。”我撇撇嘴,“他就是不教,我都求了他好些日子了,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都啵叽过了!

“哈哈哈哈,兴许他怕你受伤吧,毕竟灵蛇常与毒物打交道的,若不如他那般熟练,可是会吃苦头的。”

玄铁爽朗地笑着,拍了拍我的后背,老父亲的手劲险些让我栽倒在面前的地里。

我与玄铁告别后,带着采好的植物回昆仑,暗自庆幸先前和飞燕学了轻功,虽做不到像他那样踏雪无痕,但也节省了来回的时辰。

恰巧遇上了灵蛇,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守株待兔。

只见他随意地看了眼我采的药草。

“能用的部分都被你掐断了。”

看着他的表情我就知道,定是要说一些打击我的话。

“我哪里知道……只是学着玄铁的模样直接拔起来了,你若是觉得不满,为何不亲自教我?”我忍不住抱怨,“还是嫌弃我是外人,所以不愿意教我?”

“听你的意思,是要做本尊的内人?”

灵蛇眼波流转,带着笑意问我。他倒不是再讽刺我,居然只是单纯地这样说着,还兴致颇高的模样。

我被他反问的说不出话来,只恨自己不伶牙俐齿些,打嘴仗总是吃亏。

“你、你总是转移话题,就算是内人你也不教。”内人两字说得我自己都害臊,也不知道灵蛇是怎么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的。

“凡事不能妄下定论。”灵蛇突然凑近我,“不尝试又如何知道?”

……看来他今日真的心情很好。

我退了几步,连忙摆手,却被他抱个满怀,我哎呀一声,手竟不自觉地也环住了灵蛇。

我真是色迷心窍!

慌乱之际,灵蛇在我耳边轻声道:

“若是真的想学——就完完全全成为本尊的人吧。”

他的声音就像毒药,我迷迷糊糊地就应了声,也不知自己回答了什么。

只是放松全身的力道,全然倚靠着灵蛇的温暖。


————————————————

开车太麻烦了!溜了溜了!!

评论(21)
热度(233)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