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灵蛇x我】这是一个很正经的标题 陆

乙女向乙女向

灵蛇x我(无剑)

喜欢红心蓝手!还有评论!



上一更链接: 

下一更就完结了!



食用愉快~~


====================


我就这样安稳地睡着,一直到灵蛇摇醒我说是要去吃饭了,我才木木地揉揉眼睛被他牵着走。走到室外一下子被冻醒,打了个激灵,我抽回了自己的手。


我原以为他会强硬地重新把我拉过去,但他终究没有勉强我,只是任由我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他一头华发,我想着那根素雅的发绳,若是在绑在上面会是什么模样。


第二天清早梳妆时,我把鬓角留下一绺头发,扎了个麻花辫顺便将浅色的发绳一起编了进去。对着铜镜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有些痴傻,心里竟然希望灵蛇也能带上我送他的那根。


而我真的看到灵蛇脑袋上真的带上发绳的时候,却开始觉得他有些不正常,反倒想遮羞似的把自己的取下。


是夜,从厨房里偷了坛美酒,我约上灵蛇在山庄的小亭子里饮酒。


我的酒量并不好,但也被屠龙刀、淑女剑他们好好锻炼过一番,且能适可而止。浅尝一口杯中的琼浆,润顺的液体顺着喉头直下,暖了胃也暖了身子,我长舒一口气。


比起我的喜形于色,灵蛇更像是在品酒,无声地坐在我旁边。


酒过三巡,我们的话都渐渐多了起来。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我在讲,我讲起了之前只和他提过大概的经历,当我说道我知道自己是无剑时,他打断了我。


“你觉得你现在能担上这个名号吗?”说完晃了晃杯子,月影在杯中摇曳,看得我微微一愣。


我知晓灵蛇为了“天下第一”这个名号付出诸多心思,所以当他那么问我时,我答道:“……没有,虽然记忆回来大半,身手也有长进,但是比起其他——还远远不如。”


他笑了一声,也不知是什么意思,随后将杯中的酒饮尽,原先在杯盏中的月也像被他喝下肚一般。


我看他喝酒的模样,借着酒劲,问他:“……之前我问你为什么不让我走,你还记得吗?”


他看向我,借着清冷的月光,我看到他还清醒的很:“本尊还没有那么糊涂,自然是记得。你又想走了?”


我叹了口气,帮他满上酒:“其实……我是怕你哪一天嫌我了,亲自赶我走。”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酒后吐真言,“我现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帮不上你。若是——你能给我个理由,我便能心安理得的留在这儿了。”


灵蛇长长地“哼——”了一声,随后把视线又定在倒满的杯子上。见他不说话,我也有点心慌,又不敢催他,也只能看着他的侧脸。


却瞧见他头上的发绳:“这个发绳很衬你。”酒喝得还是有点多,张了嘴我便开始口无遮拦,“你生得那么好看,要是性子好点,嘴巴甜点,倾慕你的姑娘家要从山顶排到山底——”


“本尊只在意天下第一的名号,男欢女爱不足挂齿。”


“不挂齿你还牵我手、还带我送你的东西!?”我拍了拍身前的石桌,震得杯中的酒也洒了出去,听见灵蛇那么说,我就是莫名窝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喜欢我!”


“不错,本尊确实心悦于你。”


“………”


我“咕咚”一口喝干杯中的酒,睁大眼睛看着他。心想自己是不是醉了,察觉自己还十分清醒后,我“蹭”地起身,伸出一只发抖的手指着灵蛇,步步后退。


“你你你你你??!!你刚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还要本尊再说一次吗?本尊心悦——”


“停!!”我举起手,失了方寸般叫了起来,“你、你又逗我?你总是耍我,我不信我不信!”


“你不是要一个留在这里的理由吗?现在本尊给你这个理由,你却出尔反尔。”他的语气和表情就像是在嘲笑我似的,我越是瞪他,他越是游刃有余的模样。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况且你骗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希望是真是假?”


“我——”我一愣,心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我希望……


就在我因踟蹰而久久无法开口之时,灵蛇终于放下酒盏起身。他虽不是屠龙或玄铁重剑那般强健魁梧的身材,但也比我高大许多,等他靠近过来,遮挡住我身前的月光时,我才木讷地看向他。


却又小心翼翼躲开了他的视线,还有些想撒腿就跑。


“嗯?”


灵蛇突然拥住摇摆不定的我,一头好看的长发磨蹭着我的脸颊。吃惊之余,我僵硬地抵着他的胸膛,却又狠不下心用力推开,只能失措的杵在原地,听他静静的呼吸与心跳。


我不知男女之事,如此亲密的触碰还是第一次。


“你……”距离太近,我都不敢大声说话,“你做什么——突、突然……”


灵蛇似乎抱地更紧了些,声音也少了份以往的桀骜冷酷:“本尊在助你确认自己的心思……”他慵懒地拖长了说话的调子,听得我耳边痒痒的。


我犹豫地放下了抵着他的双手,搭在他的腰上。


“嗯——”我认真地想了想,“感觉还不错,就是有点害臊……”


“哼,和你说话真是没情趣,呆子。”他突然抱怨起来,松了怀抱,但还环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身体分开了,但是这样能面对面看见彼此,反倒比抱在一起更让人不好意思。


“习武之人要什么情趣,直来直去不就行了。”我嘴上说的响亮,眼睛只敢盯着灵蛇的衣襟,我清清嗓子,“咳咳,那……按你说的,我可以留在昆仑山?”


“你想留就留,想走就走,只不过本尊是不会让你走的。”


他的语气里没有半分玩笑的意味,看着我的目光灼灼。我晕晕乎乎,不知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因为在他怀里,只能顺应地点点头。


低声答应着,不走不走。




评论(16)
热度(106)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