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灵蛇x我】这是一个很正经的标题 叁

乙女向乙女向瞩目

灵蛇x我(无剑)

上一更链接: 

喜欢红心蓝手!还有评论!!

马上要500fo了 可能会来个点梗

大概范围就是梦间集和刀男人 顺便BL我也写的x

食用愉快~~

=================

在昏迷的期间,我似乎又开始做梦了。只不过这次不再是以往的噩梦。

我梦见我从冰火岛醒来,曾经的绿竹向我走来,我们遇到金铃索、倚天剑、屠龙刀。

一路经过昆仑山、桃花岛、古墓、绝情谷直至剑冢,尽管诸多艰难险阻与战斗,但终究还是平平安安。

而转身间,我又回到一处银装素裹之地,有个黑袍白发的男人在我的身边。

最后因为伤口隐约的疼痛,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正仰面躺在床上。

“唔……”我用没有受伤的手臂撑起身子,发现灵蛇正在我屋子里坐着,看见我醒了,他也起身向我这边走来,坐在床边。

“我、我晕倒了?啊——”肩膀的疼痛因为意识回到身体之中而渐渐加剧,我想要伸手去碰一下伤口,却被灵蛇抓住了手腕。

“已经给你喂了解药,体内的毒素虽已无大碍,但是你的伤口还没有好好处理。”说着,他松开我,淡淡道,“把衣服脱了。”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这毒是没解药的呢。然后把衣服脱——嗯?”我顺着他的话照做才发现不对劲,连忙摇头,“这个我自己来就好,不烦劳您了……”

但是灵蛇只是看着我,眼神里是不容抗议的意味,看得我把贫嘴的话吞进肚子里。

我支支吾吾了一会:“那个,能不能背过身去啊?我有点……”

他看着我窘迫的模样笑了一声,但最终还是背对我:“又没让你脱光。”

听他略带笑意地这样说着,我的脸上顿时烧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地大了许多:“不管!那也是男女有别!”

我送了送腰带和腰封,脱下了一边的袖子,露出了受伤的肩膀,又把松松垮垮的衣襟往胸前扯了扯,确定只露出条手臂后才叫灵蛇转过身来。

转过身后,他从衣袖中摸出个小小的瓷瓶,打开了塞子就闻到一股药材的气味,他拿过原本放在床边柜子上的棉絮,沾了一点里面的无色液体,往我的伤口上抹去。

可谁知他一下手,就像要掐人似的用了狠劲,疼得我立刻嗷嗷叫了起来。

“疼疼疼!!!轻点啊——哎呀!!”我本能地往里躲,却被灵蛇抓住了胳膊,身子过去了但手臂还在他手里,挣扎之间,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这是上药还是杀人!”

可能看着我又哭又叫的样子实在可怜,他这才放轻力道:“知道疼了?下次别干这种傻事,本尊天下第一,怎会被苟延残喘的魍魉伤到。”

“这不是傻事……我就是看到那个魍魉气势汹汹,所以就直接冲上去了。况且我又没有大碍,当时的情况,如果飞燕在场,他也会上前护你的。”我看着灵蛇敛下眉眼,处理伤口的模样,“天下第一我也会担心啊,万一受伤了怎么办,哪有人会胜一辈子。”

纤长的睫毛被烛火拖得长长的,在白皙的脸上投下影子,像宝石一样的眸子隐隐约约。全然想象不出他平日里咄咄逼人的样子,也不知哪个才是真正的灵蛇。

“飞燕是飞燕,你是你,不可相提并论。”可是不知怎么的,他的神情刚刚柔和一会,现在又冷了下来。他

薄唇轻启,看着我的眼神也有说不出的感觉,“退一万步,倘若本尊真的因为那畜生要卧床养病,飞燕要照顾本尊,那么不正是你逃出山庄的绝好机会?到时候,你就能去找那些以前的伙伴了。”

听他那么说,我微微一怔,当时冲出去时我连自己都顾不上,又怎会想到那么远的事情。

“你怎么总要往坏的想,又不是人人都要害你的。”没有太多的思考,我脱口而出说着自己真实的想法,“况且,我是想见以前的同伴们,可是我也想你平安无事啊。”

听到我那么讲,他似乎是有些呆住,或者是在想别的事情。总之瞬间,我们之间没有人再讲话,我瞧着他,他却没在看我。

“哎呀呀呀呀!!”

肩膀突然又痛了起来,我的惨叫声打破了凝固的氛围。灵蛇又用力地摁住了我的伤口,像是要罚我似的。

只是思来想去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触怒了他。

等我疼得眼泪真的留下来的时候,他才松了手,我瞧见棉花上面全是黑色的毒血,而伤口的颜色已经变成正常的暗红。

“抬手。”他拿过纱布,看上去是要把我的伤口包起来。

我含着泪看他,肩膀的疼痛连一半都未消去,我颤颤巍巍地抬起些许,就没了力气,吸了吸鼻子:“疼……抬不起……要不你先放着,等好点我自己来。”

他嘟囔着“麻烦的家伙”,又坐近了些,抓起我的手臂,往他的肩膀上放。

我们之间的距离缩到只剩几拳,我就像一只手抱着他的脖子似的。灵蛇的头发弄得我手臂有些痒痒的,但我却完全不敢动一分一毫。

只觉得从脸颊到耳尖,从脖子到胸口都烫了起来。

而灵蛇只是专心地把纱布一圈圈绕在我的肩膀上,随后他往后退了些许,我的手臂也顺着他的肩头滑了下去,落在床边。

“这药很快就会起效,明天本尊会让人给你换药的。”他起身擦了擦手,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嘱咐。

“……”我整个人还在发烫,烧得比屋里的炉子还要热,也就忘了回应。

灵蛇肯定已经察觉,但就是不说破:“听见了吗?还有把衣服穿上。”

我羞愤地往被子里一缩,听见门关上的声音。


评论(13)
热度(107)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