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しずく(审神者中心)伍

换了个鼠标键盘x 爽是挺爽的,但是鼠标太灵敏,键盘也不熟悉,无法盲打【气】

非乙女向婶婶。

感谢有在看的各位——

上一更的链接: 


食用愉快


=======


不是爱染国俊、不是爱染国俊、不是爱染国俊——


“歌川大人……还要继续吗?那个、政府下达的大阪城探索任务差不多要开始了,如果把资源全部用完的话,到时候就没有资源用来给刀剑男士们手入了。”刀匠征求着审神者的意见。


审神者闭上眼,她的模样看上去有些痛苦,沉默许久才缓缓道:“啊啊,我明白了,锻刀的事情就先告一段落吧。”


离开了锻冶所,疲惫感如潮水一般袭来。


本丸已经开始入秋,还不算寒冷的凉爽天气却是宜人,在庭院里种植的两排银杏树飘落下金黄色的扇形树叶。目之所及都是温暖的色彩,虽说如此——


但对于歌川来说在本丸感受到温暖,并不是多么常见的事情。


属于爱染国俊的刀帐依旧空荡荡,明明是并不难锻的短刀,现在却像是并不好笑的玩笑那样,任凭自己丢多少资源进去,都再也没有出现。


僵硬地一步步向自己办公的房间走去,却发现拉门前坐着三日月宗近和莺丸。两人穿着内番的修仙服饰,看上去像是在喝茶的样子。


看见他们的一瞬间,歌川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她看向面前两个看上去青年模样但实际上有着悠久历史的付丧神,猜测不出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哦呀,是审神者啊。”


按照三日月和莺丸的能力,应该远远都察觉到歌川,但是却微妙地装作一副刚刚才看见她的模样。离歌川较近的三日月将噙着弯月的眉眼向她望来,悠闲的调子一如往常——仿佛这个变故不断的本丸什么都与他无关一样。


“真是好茶啊,三日月殿下。”莺丸喝了一口杯中的茶,“审神者大人要和我们一起吗?我记得您也是很喜欢喝茶的吧?”


歌川看向了两位付丧神身边的托盘——一个茶壶和一个空杯,就像是事先准备好那样,就等着歌川出现。


在三日月附和的赞同声中,她在付丧神的身边坐下,却隔着一段不自然的陌生距离。茶水注入水杯的声音响起,随后三日月把茶杯推向了木讷的审神者。


看着杯中茶色的液体,歌川的思绪不知道飘在何处的远方,迟迟没有将杯子送到唇边。


即使庭院中没有风,银杏叶依旧时不时地摇摇欲坠,掉进地面的落叶里,融在一篇金黄中,也再找不到刚才落下的那一片是哪个。


“啊啊,”沉默被莺丸打破,他看着歌川的方向,“主的杯子里,茶叶竖起来了呢。”


闻言三日月也望了过来,扫过歌川双手抓着的茶杯,他笑道:“哈哈哈,这是好兆头呢,说不定要发什么好事了。”


的确,在杯中起伏着的茶叶,有些孤零零地竖在那里。


“……好、事?”轻声地重复着三日月的话语,她有些吃力地理解着所谓“好事”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像是看穿了审神者的心思似的,莺丸轻声说道:“不知道主觉得怎样的事算是好兆头,在我看来一朵花的盛开,想要改变什么的决心——都是不错的事情呢。”


……改变,改变啊。


可是我、已经——


“秋天到了呢,这是吃甜栗的季节啊。”


“说的是,说不定平野会带一些和果子给我,他就是这样懂事的孩子。”


像是承认以往的过错,要和那样的自己诀别似的。


厌恶着审神者的命运,拒绝突然改变的人生轨迹,不愿意与刀剑男士们交流,封闭起自己的内心,也从未做到狐之助所说的“了解器物的内心”。固执地以为自己是无聊的时空变动中的受害者——


原来自己,才是被宽恕包容的那一方。


将任性与幼稚全盘接受,将痛苦与分别默默承受,却从未改变“主”这一称呼——这便是无法选择主人的器物所给予的温柔。


在三日月和莺丸慢悠悠的对话中,早就破破烂烂的防备瓦解地措手不及,伴随着隐忍的抽泣声,强忍鼻酸与泪水,却在杯中的倒影里看到了自己不争气的哭脸。


……的确,自己一直都做错了。


“眼泪啊眼泪,真是不可思议啊。(なみだなみだ 不思議なるかな)①石川啄木俳句。”


三日月缓缓地吟咏道。



评论
热度(6)

call me世木
极度杂食 关注请慎重
请勿未授权就转载!!!
产出cp不定 爱啥产啥的小透明
学生党 工作日长弧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