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木没有草 | Powered by LOFTER

【刀剑乱舞】しずく(审神者中心)贰

自己XJB写着玩的居然有人看,感谢感谢——

非乙女向的婶婶

上一篇链接: 

这篇里面和隔壁家的婶婶联动了一句话x 艾特隔壁婶婶亲妈 @你景哥 


食用愉快:



锻冶所传来金属敲击声,房间内的温度因为打铁的炉子源源不断释放热气,也比本丸的任何地方都热上好几度。


刀匠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温度,即便挥汗如雨也不觉得太过痛苦。只是在一旁的审神者并没有习惯如此高温——穿在最里的衣服早就湿了彻底,头发也黏在了额头或泛红的脸颊。


说到底这根本不是审神者应该常常出现的地方。


火炉的星星点点着实刺眼,耳旁的敲打声也让人耳鸣,只是歌川依旧保持着倚靠着墙壁的姿势,安静等待着刀匠的结果。


成为审神者这些日子,她是不情愿成为审神者的。


所以比起那些心爱着刀剑的审神者,歌川的本丸里既没有欢声笑语,也没有和睦的主从关系。


命令与完成命令是维系着审神者和刀剑男士的唯一丝线。


歌川想起了一位有着明亮发色的女性审神者,在演练场上曾这样质问道:“前辈!您对他们——这样活生生的他们——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还用问吗,他们是刀剑,是历史上有名的器物。铭刻着历史与传说——即便获得了人的身体,也依旧无法改变刀剑的事实。


所以他们诞生于锻冶所,所以他们不是人类,所以我……


那么想着歌川捏了捏汗津津的手掌,微妙的感觉油然而生,无法言明的不和谐音破坏着她一如既往的执着,比起锻冶所燥热的环境,内心这股奇怪的烦躁感让她更为坐立不安。


“完成了,审神者大人!”刀匠的声音把歌川拉回现实。


她看了一眼那短刀的形状的刀刃,意识到了这把也是自己已经拥有的刀剑:“……刀解吧。”


“可是……”刀匠看着自己锻出的成果,想要挣扎一下,却没有发现审神者所剩无几的耐心。


“我说刀解!全部!”像是要把烦躁感发泄出来似的,低吼着说出这样的话语后,歌川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有些没头没脑的小跑着,她着急回到自己办公的房间,只有那里全是自己的气息,甚至想逃回现世——只是作为审神者的她已经失去了这个权利。


推上拉门,歌川长叹一声。


桌案上原本凌乱的文件此时已经分成批阅完的和尚未看的,整整齐齐叠成两打。一些琐碎的东西也被整理过的样子,可以看到之前已经喝尽的茶杯此时又冒出了热气。


……是、压切长谷部吗?在歌川看来,会做这种多余的事情的人也只有这个家伙了。


说不知道本丸的刀剑男士们对自己有不满是骗人的。


她冷漠又刻薄,没有仁慈、没有婉顺。但是即便如此,还是有压切长谷部这样过分忠诚的刀剑,即便有着怨言却也不会当面说出来。


“……为什么?”


如果是不合格的审神者,会被政府怎么处理——虽说歌川也不知道,但是肯定会失去审神者的资格,失去在本丸的记忆也好,失去些什么回到现世也好,都能结束这样痛苦的关系。


“歌川大人。”


就在歌川发呆的时候,仅仅隔着一扇薄薄的拉门,歌仙的声音传来,毫无准备的歌川一惊,直接小声的叫了出来。


“歌川大人?”歌仙兼定拉开门,看到审神者正一脸惊恐的望着自己,“您、没事吧?我是来向您来汇报,萤丸带领的远征的部队刚刚回到本丸了。还是要把资源送到刀匠那里吗?您……似乎,出了很多汗的样子?”


“呃,啊啊——,刚刚从锻冶所那里回来……”


“我回来啦!”


在两人之间突然出现一个小小的身影,身后背着令人寒战的大太刀——那是始终在歌川部队编排中的萤丸:“物资送去刀匠那里吗?”


“……不,先随便放着吧。”


只是看着歌川少有的弱气,跟随她已久的刀剑男士们自然觉得奇怪,歌仙低头与萤丸对视了一眼,随后看向了歌川:“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诶?并没有……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摆摆手,歌川背过身去。



评论
热度(10)

call me世木 未授权请勿转载
各种坑中游走,BLBGGL产出随缘掉落
希望能图文双修的咸鱼lo主
三观不正 六根不净
欢迎勾搭♡